星砂海

全职埋坑,基三中毒,凹凸深陷
杂食,不吃伞修叶蓝

《无尽》四

#第四篇肖戴,偏肖中心#

#喰种paro人物略黑#

#此篇HE#
 
  

无尽四:蜜罐之尽
  

  

  ——肖时钦这辈子做过的最有勇气的事,就是牵着戴妍琦的手,走进了一个比深巷更加无尽的蜜罐。
  

  

  戴妍琦踩着高板凳抱下一摞盒子,肖时钦都看不到她脸了。
  

  “小心!”他从卧室冲到厨房,一手扶盒子一手揽腰,直接把人抱下凳子搬走了小山。
  

  戴妍琦攥着最底下一个盒子屁颠屁颠跟在肖时钦后面听训。“太危险了,怎么不找我搬?以后别一声不吭爬这么高,摔了怎么办……”
  

  吐舌头,“嘻嘻……哎放这放这,我找东西。”戴妍琦殷勤地给肖时钦扇扇盒子飘起的灰,两个小辫子甩的欢腾。
  

  盒子里什么东西都有,一看都有些年岁了。戴妍琦盘着腿坐盒子中间,捣鼓这个捣鼓那个,肖时钦看不懂她做什么,摇摇头去了厨房。
  

  “张嘴。”
  

  “啊——唔。”
  

  “找什么呢?”
  

  “唔嗯你咦……”
  

  “停停停吃完再说。”
  

  三两下咽下一瓣苹果,戴妍琦头也没抬地回道:“居家旅……行……杀必备……良器!找到啦!噔噔噔~”
  

  肖时钦后仰了才能看清快贴到鼻子上的东西……一个瓷罐,青花有点丑,丑得还比较熟悉。
  

  “这是……呃……我画的那个?”
  

  “嗯嗯!”张嘴接受投喂。
  

  “这个失败品你怎么还留着,都这么久了……你真行。”
  

  “嘿嘿可不止这一样呢。”
  

  肖时钦瞄了一眼地上大大小小的盒子,扫到戴妍琦掀开盖子似乎愣了一下,不禁问:“怎么了?”
  

  “啊?没事没事。”他被戴妍琦往厨房推,“我饿了我要早餐早餐,牛奶麦片黄金糕和煎蛋放酱油。”
  

  “好好好,苹果给你放这了。”
  

  排风扇的声音呼啦啦盖过客厅里戴妍琦的嘟囔声:“我记得洗干净了啊怎么还沾了糖,而且这密封效果不错啊为什么有虫子爬进去……好麻烦啊……让你们贪吃,甜腻死了吧。”
  

  她弹弹瓷胎,呆呆地捧了一会,蹿起来去洗手间洗罐子了。
  

  “吃饭了。”
  

  “来了来了——”
  

  

  “请问,你是总部特派员吗?”
  

  “是,我是肖石。”
  

  “你好肖特使,不好意思目前情况危急,搜查官都在开会所以……”
  

  “没关系我理解,带我去你们会议室吧。”
  

  “这个……”
  

  “放心,我就去听听,了解一下情况也好上报,具体行动我是不会插手的,毕竟这是你们的地盘,你们比我熟悉多了。”
  

  “啊非常抱歉,我没有针对肖特使的意思,只不过这是指挥官的规定,不过肖特使应该没问题,请随我来。”
  

  21区分部职位最高的是韩文清,偏偏指挥官却是张新杰。肖时钦暗自咋舌这搭配,面上自然极了,“有劳了。”
  

  他第一次切身体会到张新杰的规矩,尽管情报显示这是个异常严谨的人——而且很难搞——这个来自前辈的善意提醒难得比较诚恳和靠谱,他对进门时接受到的冰冷目光心有余悸。
  

  所幸他这个总部特派员并不受欢迎,不然肖时钦还要苦恼怎么应付张新杰——这个被喰种养大的人类。
  

  他挺想做个对比的。
  

  “喂,小肖,21区呆的还习惯?”
  

  “这哪有习惯一说……”
  

  “没你想象的艰难吧。”
  

  肖时钦无声苦笑,“前辈就别挖苦我了吧。”
  

  “呵呵我明明是在关心你。”
  

  完全不想接话啊……肖时钦想。
  

  “好了不提了,没引起注意吧?”
  

  “嗯,预料之中,毕竟……信誉度还是在的。”
  

  “也不看看是谁找的人,等一下。”电话那头噼里啪啦几声,似乎捂着话筒说了什么,肖时钦听到熟悉的音色,问了一句:“小戴?”
  

  “你看队长都听出我了给我电话嘛……喂!队长!”
  

  “小戴?你怎么在……”
  

  “队长你瞒着我!我就只好自己找过去了。不过你放心我没有打算跟你一起去,我就做后援。”
  

  “你……”
  

  “好了叽叽歪歪结束,秀恩爱回家再秀,小戴回位置。”肖时钦听到电话那头戴妍琦隐约有点萎蔫哦了一声,才重新传出声音,“行了,你现在只有三分钟,还是小戴的成果,加油吧。”
  

  “小戴就拜托前辈了。”肖时钦抬头看门牌:档案室,刷卡进去,锁门,“对了……算了没事。”
  

  “有什么事你回来自己和她说,挂了。”
  

  肖时钦带好手套,熟门熟路目标直指倒数第二排:科研。
  

  三分钟后。
  

  “肖特使……肖特使……”走廊尽头跑来个气喘吁吁的大块头。
  

  “别急别急,喘口气。”肖时钦把背从墙上挪开站直,看着这位档案室值班人员笑着说。
  

  “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您看看是不是您要的。”
  

  肖时钦翻了两页,笑道:“没错,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那人瞄了眼锁着的门,摸摸脑袋,“那没事的话,我先值班去了?”
  

  “行,你去吧。”
  

  

  作为CCG总部特派员莅临地方分部,一般只能受到两种待遇:座上宾,或是外来者——很大程度上,这取决于分部统领的执掌欲和特派员的插手欲。

  

  当然,还要看对象,比如张新杰。

  

  肖时钦享受的待遇是顶中规中矩的,不阿谀不恶意,非常有张新杰的行事风格。他对此非常满意,尤其是韩文清和张新杰他们忙着对付SS级的喰种无暇理他,连朝九晚五都不用了,天天可以行踪不明。有时候得空了,也会去各科室晃荡一番,闲聊两句。

  

  “在忙啊。”

  

  “啊,肖特使,请坐。”

  

  “不了我就看看,你忙你的。”

  

  ……

  

  说是闲聊也不算,特派员的身份毕竟归属在排他性的范畴内,每个人的态度不是刻意讨好就是恭敬疏远,他们不自在,肖时钦也不自在。

  

  所以那天碰到一个能聊的起来的人,还是挺愉快的。

  

  打水间是个非常适合办公室偶遇的地点,肖时钦在上午的“巡游”中场休息时去打水,碰到一个人。

  

  “请问,你是总部的特派员吗?”那人打完水直身看他这么问。

  

  这倒是把肖时钦问愣了,他不认识分部的人很正常,但分部的人不认识他就有些突兀了。虽然特派员的模样在到任前不透露,以免被盗用,但张新杰的工作做的还是很到位的,他到任第一天,他的肖像就已经普及分部了。

  

  除非是出了外勤的,但这两天都陆续回来了,而被耽搁了的他记得只有一个。

  

  “我是,你是……”

  

  “抱歉,忘了自我介绍,我是喻文州,一等搜查官。”

  

  果然是他。

  

  肖时钦知道喻文州,也仅限于因为这人和夜雨声烦可能有点关系,一个一等搜查官,尽管升职较快,也没有什么可稀罕的,CCG里的人才从来不缺。

  

  于是他笑了笑,问说:“你好,我是肖石。”他此时应该是不认识喻文州的,顿了顿,“之前怎么没见过你?”

  

  “前两天出了外勤,上午刚回来,应该是恰好错过了。”

  

  “刚回来就来报道,喻搜查官真是恪尽职守。”

  

  “呵呵特使过奖了,不过是有些事需要处理,不然我也偷懒去了。”喻文州笑呵呵地捧着杯子,突然说,“肖特使泡的茶可是金骏眉?”

  

  “嗯?是啊,喻搜查官也懂茶吗?”

  

  喻文州笑了笑,“我比较喜欢普洱,暖胃。

  

  “对了,我那儿有壶泡金骏眉的紫砂,肖特使可有时间赏脸?”

  

  在CCG这个快节奏的地方找茶友,绝对不会比在古董市场里找真品容易,肖时钦简直是欣然而往。

  

  喝茶聊天。肖时钦发现喻文州还是个挺聊得来的人,也是个挺有意思的人,总的来说,肖时钦觉得他待在CCG,有点亏。

  

  不过肖时钦不会问他为什么进CCG,不合时宜不合规矩——更不符合他的行事。

  

  回去可以查一查,他想。

  

  直到喻文州被一个电话叫出去,两人的相谈甚欢才告一段落。肖时钦趁机告辞,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静坐一会,忽然出了身冷汗。

  

  “喂,是我,给我喻文州的情报。”

  

  

  自那次交谈后,肖时钦就再没见过喻文州了。

  

  就好像喻文州,只是为了和肖时钦谈一谈而出现的。

  

  悬着心过了一天,肖时钦接到了一个比较意外的来电。

  

  “你在查喻文州?”

  

  “你知道他?”

  

  “有过一些交集……”电话那头似乎在回忆什么,沉默了一会,“这不重要,你怎么遇上的他?”

  

  肖时钦简述了前因后果,总结道:“如果我没想错,他在试探我。”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才重新出声,“你没想错,他就是这样的人,你觉得与他毫无隔阂的时候,就是他在你身上图什么的时候。”

  

  肖时钦后背都是麻的,喻文州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新人,竟是给他挖了坑。

  

  “你是老手了,你的判断如何?”

  

  肖时钦深呼吸,敛起眉道:“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而且他的意图似乎也有些奇怪,否则我早就察觉了。”

  

  “奇怪很正常,说实话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加入CCG。”

  

  “事已至此,只能见招拆招了吧。”

  

  “呵呵我倒觉得你不用太担心,喻文州这人……”那头似乎有笑声,“和张新杰关系不太好。”语气颇有幸灾乐祸的意味。

  

  肖时钦也是无语,这大概就是同类的排斥反应。

  

  “所以这次试探就算是张新杰的吩咐,我估摸喻文州也不会如实相告。”打火机的啪嗒声一响,肖时钦心里一怵,就听对方说,“你还是操点心想想,你身上有什么喻文州个人所图的东西吧。”

  

  挂了电话,肖时钦揉揉太阳穴。现在的情况是,除了CCG,他还要应付喻文州个人?

  

  怎么接了个电话他觉得更忧愁了呢?

  

  

  后来肖时钦才知道,喻文州是被叫到前线去了,还是张新杰钦点。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短时间来看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随着战况的推进,被抽调到战场的人越来越多,分部仅留下了保守的人员,而肖时钦也正式开始了他的工作。

  

  根据原有的推断,他有三天时间来完成,但在见过喻文州后,他有意识地加快了动作。不出所料,两天不到,大部队回归了。

  

  也是他这个总部特派员功成身退的时候了。

  

  伤亡人数、库因克使用损毁情况、参战立功人员……一系列数据汇总整理到肖时钦那儿,届时将由他统一带回上报。

  

  肖时钦在翻看此役资料的时候留意了一下喰种的资料,SS级,暴食。张新杰已经申请保留研究了,不知道这次的库因克会落到谁手上。

  

  肖时钦想了想,不如帮个忙吧。遂在汇报的最后加了一行字。

  

  

  CCG每一次针对喰种的围剿,哪怕是胜利也是伤痕累累,肖时钦来时趁张新杰他们忙得脚不沾地的时候来,去时也掐了个张新杰无暇顾及的时候走——总之就不想和张新杰打照面。

  

  张新杰在手术室忙着,送他的只有韩文清,和,喻文州。

  

  韩文清从来没这么多客套,送人就送人,打个招呼就回去了,反是喻文州一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姿态,陪着他出了大楼,出了大门,出了拐角……肖时钦觉得他大概是想直接给他送进土里。

  

  “喻搜查官,有什么事可以说了。”

  

  喻文州的表情不是很好,肖时钦颇觉新奇,反倒耐心下来。

  

  “肖特使,不是CCG的人吧?”

  

  “什么,你为什么这么觉得?”肖时钦笑了一下,喻文州不问这样的话他反倒觉得心有不安,而他既然问了,肯定醉翁之意不在酒。

  

  果然,喻文州整个人放松下来,似乎卸下了什么,问他:“不,是我的胡思乱想。

  

  “我想问一个人。”

  

  肖时钦的第一反应是,究竟是怎样的人,能让喻文州露出这样的表情。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不,我知道,可能是他的名字的……”

  

  真是太好奇了。

  

  

  非常遗憾,喻文州想知道的这个人,肖时钦也不知道,他坐在车上的时候问。

  

  “你听过黄少天这个名字吗?”

  

  坐他边上的人被烟呛了一口,问:“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看来你认识。”

  

  “嗯,我认识,不告诉你。”

  

  “……”肖时钦瞬间无语,衡量了一下,“前辈,我们谈笔交易吧。”

  

  “你还有心情谈交易?”

  

  被莫名其妙睨了一眼,肖时钦才想起来,他的工作还没结束,不,应该是刚刚开始,而且,十分艰巨。

  

  他从副驾驶座与门的间隙看过去,路的前方,一个手舞足蹈的身影,正在飞奔而来。

  

  啊……把这个小祖宗忘了。

  

  肖时钦刚下了车,门还没关就被扑倒了,像八爪鱼一样扒住他的人儿把双马尾甩得拨浪鼓一样欢腾。他拍拍怀里的人,抬起一个蹭的头毛凌乱的脑袋,附赠一脸委屈的控诉状。

  

  两两相觑。戴妍琦瘪瘪嘴,肖时钦败下阵来。

  

  “我错了我错了,下次一定不瞒着你,行吗?”为什么每次都是这个套路?

  

  “队长说话总是不算数……”

  

  “算数,怎么不算数。”

  

  “不信不信不信,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发誓,骗我的话下次你就必须带我一起去!”

  

  “不行。”太危险了,没得商量。

  

  “呜……我就知道队长只是敷衍我根本没想兑现……”

  

  “不是,小戴,我们换一……”

  

  “我知道了我不会勉强你的,我知道我总是无理取闹给你添麻烦,我……”

  

  “你看你看,又开始了。”苏沐橙戳了戳叶修。

  

  “啊……”叶修从苏沐橙身后探出头瞄了一眼,兴致缺缺,“不是每次都这样吗,有什么好看的。”

  

  “你猜这次谁赢?”

  

  “说的好像小肖赢过一样。”

  

  “也是哦。”

  

  肖时钦最终还是被迫签订了不平等条约,挂着名为“戴妍琦”的手部挂件和叶修一行道别。

  

  “男人哪。”

  

  “就是见色忘友。”

  

  “女人哪。”

  

  “就是见友忘色。”

  

  不过……好像没人愿意理他。

  

  “沐橙姐再见,叶神再见。”戴妍琦不为所动地道别完,抱着肖时钦胳膊开始甩,“队长队长,晚上吃什么?”

  

  好吧还是身边这只的胃口要紧,“你这些天没吃饱吗?”

  

  “嗯嗯,不是队长做的就吃不饱。”

  

  肖时钦刮了下她的鼻子,“说吧,你点菜,我好采购。”

  

  “队长万岁!”

  

  “叶修,虐待小动物打什么电话?”

  

  “报警吧。”

  

  

  肖时钦的居家好男人潜质是被戴妍琦一手挖掘出来的。

  

  戴妍琦的撒娇耍赖也是肖时钦一手惯出来的。

  

  叶修问过肖时钦,怎么没处理干净?肖时钦回答他,业务之外。

  

  谁信啊。

  

  肖时钦想了想,还是觉得这个说法可信点。真相更不可信。

  

  就因为她明明那么害怕,却还是抓住了他的衣角,不哭不闹,颤颤巍巍告诉他——别走……伤……我可以……

  

  肖时钦就没甩开过她了。

  

  肖时钦就那样满身血污地被还是小女孩模样的戴妍琦,拉着手钻过了一个又一个暗巷废屋,甩干净了所有追兵。

  

  明明只比他小三岁,看上去却瘦小得像比他小五六岁的小女孩,跑的满脸通红气喘吁吁,脚不停蹄地给他打水清洗,他坐在一边处理伤口,她蹬蹬蹬跑过来,被他眼神一看,缩了回去,过了一会战战兢兢地问,我能帮你吗?

  

  肖时钦怀疑地看她,你会?

  

  会会会!小女孩点头如捣蒜,似乎点晕了扶了下脑袋。

  

  肖时钦不置可否,倒是她踌躇了一会,犹犹豫豫上前来,取了毛巾瞄他一眼。肖时钦没动作,也是默许,她就笑得特开心,小心翼翼地开始处理伤口。

  

  小女孩额头冒汗,肖时钦也不知她是跑的还是被他吓的。一小滴糊在她眼角,肖时钦看她狠命眨眼,忍不住伸手想给她擦擦,不成想刚碰到她,她就骤然一惊坐到了地上。

  

  你这么怕我?

  

  下意识点头,又急急忙忙摇头。

  

  肖时钦四周看了看,目前还算安全,就有了闲心。

  

  你怕我还救我?

  

  追你的是坏人……

  

  那我就是好人了?肖时钦也乐了,他不想去管那群人怎么就成她眼中的坏人,他就想逗逗她。

  

  小女孩被问的一愣,抬着头傻傻瞅他,像在问“难道不是?”。

  

  你怎么这么傻?

  

  肖时钦就看到小女孩急了,腮帮子一鼓一鼓,瘪瘪嘴,却应不来,肖时钦突然怕她就这样被他气跑了,正想说什么就见她一伸手,说,钱。

  

  这才正常。肖时钦想,摸摸口袋给了她两张红,跑的急只有这么多了。

  

  她攥在手里蹬蹬蹬又跑出去了,扔下一句“我去买药”,把肖时钦定在了原地。

  

  再后来,肖时钦就把她带回家了。这小女孩,他看着欢喜。

  

  肖时钦就牵着还是小乞丐模样的戴妍琦的手,拉着她走出了一个又一个暗巷废屋。

  

  家里多了一个成员,什么都要变一变,肖时钦干脆带着戴妍琦从这个城市消失,抛下麻烦事断了所有联系,到了另一个地方重新开始。

  

  戴妍琦从小营养不良,体质太弱,不能像肖时钦一样随随便便过日子,上吐下泻一次后,肖时钦就忙不迭上网查资料,买了书,一点一点学,给她食补,为她调身子,戴妍琦就一边非常配合地不管什么都吃个干净,一边乖乖巧巧地包揽了家务。

  

  这是肖时钦的生命里,最平淡,也是最温暖充实的一段时光。

  

  戴妍琦除了吃,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守在电脑边。肖时钦一用,她就眼巴巴地盯着屏幕。肖时钦看她这么好奇,就教了她简单的操作方法,也是存了给她找点事做的心,不愿意让她了解到他在做什么。

  

  纵然是老本行,新的开始也总是艰辛,肖时钦着实忙了一阵,终于稳定下来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家养的姑娘已经不得了了——黑进了他的工作号和他打招呼。

  

  肖时钦当时就直接回家把人揪出来了。

  

  两个人就在客厅相对而坐面面相觑,一个虎着张脸,一个乐的笑眯眯。

  

  肖时钦有点头疼地发现,戴妍琦不怕他了。

  

  这么被宠着养着,谁还怕?尤其是肖时钦完全没意识到戴妍琦有“蹬鼻子上脸”的隐藏属性。

  

  最开始养戴妍琦的时候,肖时钦什么都不懂,不得不咨询了一下叶修。其实他一点不想让叶修知道,要不是王杰希那儿没女孩,他也不至于去比照苏沐橙。

  

  那时候叶修带着苏沐橙来过他家,两个差不多大的姑娘很快打到一块去了,关在房间里不知道干什么。

  

  叶修就窝在沙发上不经意地提了一句,你打算养她?

  

  嗯。

  

  叶修就不说话了。

  

  他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了?

  

  叶修摇摇头,没事,你挺有勇气。

  

  现在他回想起来,还真是一语中的。戴妍琦哪里傻,这丫头一个人摸爬滚打那么久,精明着呢。

  

  肖时钦败下阵来,引戴妍琦来到电脑前,插入U盘。

  

  他就站在一边看戴妍琦双眼发亮地一个个文件夹看过去,神采奕奕手舞足蹈的傻样子还是让他警惕不起来。

  

  戴妍琦就算再精明,对肖时钦,除了撒娇耍赖外,从来精明不起来。这一点,肖时钦还是看得出来的。

  

  

  “你好,我是新来的一等搜查官。”

  

  “肖时钦?”

  

  “是。”

  

  工作人员引他去办公室,在路上告诉他:“不好意思,前段时间整修,有些办公室还没腾出来,只能暂时和其他人拼一拼了,下周就行了。”

  

  “没问题。”下周我就已经不在了。

  

  肖时钦想,反正他就呆三天,搜集完情报就走。

  

  ……但是谁来告诉他,CCG还有第二个叫“张新杰”的吗?为什么他对面的桌子上竖着的牌子上写着“张新杰”三个字?!

  

  当场肖时钦就想脚底抹油了,他才不信这安排是巧合,为了一个情报不值得冒这风险。

  

  嗡嗡嗡。

  

  他掏出手机,新信息,发件人:喻文州。

  

  ——许久不见,肖特使可还安好?既然已经在CCG,不如帮个小忙?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偏偏,喻文州的威胁,他还真不敢忽视。

  

  肖时钦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他当然知道CCG最近在忙什么——被偷走的库因克,新崛起的喰种组织蓝雨,神秘的首领索克萨尔,麾下的SS级喰种夜雨声烦和他的同伴。

  

  但作为情报贩子,他还知道些秘而不宣的事,比如对外宣称战死的喻文州,实则是偷走库因克投奔喰种的人,甚至叛逃前搜刮了张新杰的实验室。而众人都在猜测,收服了夜雨声烦的喰种会是何等可怕的人物,他知道那就是喻文州。

  

  说实话,肖时钦是挺佩服喻文州的,前提是他不要来找他麻烦。

  

  他大概能猜到喻文州为了什么事。

  

  流云。被拘禁在CCG的蓝雨新生血脉,是个潜力股。

  

  事成之后蓝雨必有重谢。

  

  罢了,就当是一桩委托吧。肖时钦问他,你有什么打算。

  

  喻文州说,盯着张新杰。

  

  所以说肖时钦真的一点也不想和这些人有交集。

  

  一个一个的,都是坑。

  

  

  肖时钦靠着墙跌坐下来的时候,算着这趟活的收益和亏损,觉得有点亏。

  

  雨越下越大,把血水也冲淡散开,肖时钦冷的不想动,坐在暗巷里,想起了十几年前刚碰到戴妍琦的时候。

  

  队长……队长……

  

  那时候他还只是一个人,小戴也不叫他队长。

  

  你又骗人……

  

  怎么叫又了?怎么……

  

  “队长!”

  

  “唔……小戴?”

  

  “呜……队长你坏蛋……”

  

  小戴好久没哭的这么难看了。肖时钦迷迷糊糊想,又是他的错。

  

  “赶紧带走赶紧带走。”

  

  声音从上方传来,肖时钦觉得熟悉,却看不清,他被背起来,戴妍琦的声音带着抽噎却尤其清晰而坚定。

  

  “我们说定了,你再也不能扔下我了。”

  

  哪里舍得。

  

  四个字肖时钦没气力说,胸膛里滚烫地翻涌几遍,安静地停在心口,温热地嘴角也上翘。

  

  一片黑暗。

  

  

  蓝雨送上了一份厚礼。

  

  肖时钦看着属于喰种的资料,名字却是“张新杰”,又开始重新估算这次的盈亏。

  

  感觉还不错?

  

  “队长队长!我拿到最新情报了!”

  

  还是亏啊……亏大了。

  

  “前辈,你是来照顾病号的?”

  

  “是啊……”

  

  “……为什么你比我更像病号。”

  

  “嗯……”

  

  肖时钦叹了口气,从抽屉里摸出一支……棒棒糖。

  

  叶修神色复杂地看着他,问:“谁给你的?”

  

  “苏沐橙。”

  

  “哦。”叶修拎着棒棒糖转了两圈,塞进了口袋。

  

  肖时钦的情报预警在脑子里滴滴滴就响起来了,有隐情!

  

  “停。”叶修打了个停止的手势,掐了肖时钦即将出口的疑问,他也是了解他,“你别问,我不会说的,但我有另外的情报给你。”

  

  肖时钦只好偃旗息鼓,问他:“什么?”

  

  “关于黄少天。”

  

  “你如果要告诉我,他就是夜雨声烦,那我已经知道了。”

  

  “你果然知道了啊,难怪你忌惮喻文州。”

  

  “……”

  

  “好吧不开玩笑了,知道再睡一夏吗?”

  

  

  叶修也就过来看了肖时钦一次,其余的时间由戴妍琦包揽了所有活计。他这次受伤秘而不宣,名字却在CCG的通缉名单上高高挂起了,不过脸却不是他的脸。

  

  戴妍琦拿着他伪装后的照片啧啧称奇,发现新大陆一样闹腾了好几天。

  

  肖时钦不得已引开话题,问她:“那天晚上怎么回事?”

  

  “就是我找沐橙姐帮忙啊。”

  

  肖时钦叹了口气,语气淡淡的,“小戴,你告诉我,那天晚上的是不是夜雨声烦。”

  

  戴妍琦寒毛都立起来了,整个人像被拧了发条的机器人,喀吱一下定在那,顿了半晌窜到他床边,扒着床沿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肖时钦也一脸平静地回望她,瞪了一会,戴妍琦缩了,双掌合十语速飞快地认错,“我错了队长我不该撒谎!”

  

  “没事,说吧。”

  

  “实际上是……喻文州……告诉我你有危险然后我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夜雨声烦会跟来……”戴妍琦小心翼翼地把眼睁开一条缝偷看肖时钦脸色,“队长……?”

  

  头上落下轻轻的重量,肖时钦揉了揉她脑袋,笑道:“你把我当什么了。”看来叶修受伤是另有隐情了。

  

  “可是喻文州……”

  

  “你队长我也不差啊。”肖时钦促狭地一眨眼。

  

  戴妍琦歪着脑袋瞅了瞅,扑了上去,“当然了!队长最厉害了!”

  

  “疼疼疼……”

  

  “哎?队长你没事吧?对不起对不起……我明明避开了啊……”

  

  “骗你的。”

  

  “噫?”

  

  

  “怎么样?”

  

  “他同意了。”

  

  “哦?挺快。”

  

  “是啊。”叶修在大门口,抬头看了眼肖时钦房间的位置,啪嗒点上烟,“他已经有足够的勇气了。”

  

  

〖无尽四·完〗

ps:字数8285

可能又写捉鸡了,看不懂问我(ಥ_ಥ)

国庆了来一发~写的时候就觉得是时候脱单了,好想找个人宠_(:3」∠)_

然而基三里的二师父有了情缘有了追的人,我只能待在大师父的夜幕星河下看师父(男)和师兄秀恩爱(噫?)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