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砂海

全职埋坑,基三中毒,凹凸深陷
杂食,不吃伞修叶蓝

《无尽》三

#第三篇方王#

#喰种paro,人物略黑#

#此篇BE,未完#

无尽三:幻梦之尽
  
  
  死亡是一件可以悲伤的事,却不是一件值得可怜的事。
  

  因为没有用。事实上悲伤也没有用,但好歹可以让你的疯狂冠冕堂皇一下,比如化悲痛为什么欲。
  

  性欲?
  

  叶修被扫地出门了。是真的被扫把扫出去的。
  

  心眼都长眼睛上去了。他拍拍屁股腹诽,然后扒住咖啡店的玻璃门和王杰希抗争。
  

  大眼你不能公报私仇……
  

  王杰希一提扫把就往他脸上扇,手法华丽诡谲直接扇出了扇子舞的风采和神韵。叶修只能表演下腰绝技。
  

  然后扭到了腰。
  
  

  所以你就到我这来了?
  

  你这地不是钟灵毓秀人杰地灵有再世华佗灵丹妙……哎谢了。
  

  张新杰扔给他一个不知名国度产的盒子说,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
  

  这不是好奇嘛。叶修蹲窗台上换了个姿势,以你的谨慎,怎么会被喻文州给暗算了?
  

  过河拆桥拆的太顺溜了,更何况叶修这还属于得了便宜卖乖。张新杰不惜的理他,送他一个后脑勺。
  

  结果第二天叶修又来了。走的大门。
  

  有关你被喻文州顺走的玩意儿,要不要来?
  

  然后张新杰坐在奶茶店里,和叶修面对面,看叶修在口袋掏啊掏掏出一根棒棒糖,剥了糖纸塞进嘴里。草莓味的。可是叶修也是喰种。
  

  他的目光太深刻,叶修不自禁解释,最近有个小朋友……唔,送的。
  

  张新杰对深究他人隐私不感兴趣,他问,还要等谁?
  

  叶修摆了下嘴边的塑料棒,笑的特别像只偷腥的狐狸。
  

  熟人。
  

  真是太熟了……张新杰和来人握手,一推眼镜,镜面闪光刺得叶修眼睛一疼,他低头欣赏棒棒糖的纹路。
  

  张副,别来无恙。
  

  客套话免了,样本呢?
  

  张新杰并不是记恨喻文州——对他们这类人来说不存在莽撞的情绪,利益瞬息万变,立场随之转换太快,还来不及叹惋哀悼逝去的友谊就要一刀往前友谊心口捅——他不习惯客套,直来直往惯了。
  

  物归原主了。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叶神你说句话。喻文州很干脆地放弃解释。
  

  啊,我以为他知道。叶修开口,抽出棒棒糖压在嘴唇上蹭,完了嘎嘣一声咬碎。
  

  知道什么?
  

  那是防风的赫子。
  

  

  你还是回家了。
  

  王杰希抚摸库因克银色的外壳,像在摸着情人的脸。
  

  店长,有人找。高英杰敲门,话音未落听到他讶然,你们怎么上来了?店长现……
  

  还通报呢,架子挺大。
  

  英杰。王杰希打开房门,门外抬脚的那位很遗憾地把脚收回去了,你先下去吧。
  

  店长?高英杰瞅瞅王杰希瞅瞅不请自来的喰种,还是听话地下楼了。
  

  记得别让任何人上来。其中那个踹门未成的喰种这样说。高英杰在楼梯上回过身,就只看见王杰希对他点了点头,关上了门。
  

  虚空双鬼来这里做什么?
  

  啧,没哭啊,没劲。吴羽策毫不客气地把自己扔进沙发里,嫌弃道,真硬。
  

  王杰希全当没听见。
  

  人都变了……真没意思。吴羽策忽然一副感怀伤秋的模样,视线飘到王杰希手边的箱子,飘回他脸上,想当年,你也不是这么无聊的。
  

  王杰希扣扣桌面,提醒他,当年,虚空还没有双鬼呢。
  

  

  当年,是微草还有防风,王杰希还有方士谦的时候。
  

  遇到方士谦的时候,方士谦不喜欢王杰希,王杰希也看不明白方士谦。
  

  王杰希在黑店刚打完架,就被林杰找到了,跟着这位所谓的监护人——失踪多年的,进了微草咖啡厅。
  

  王杰希身上伤不少,但是大冬天的,衣服裹得厚,整个人也脏兮兮,王杰希不吭声,林杰也没发现,只让他去洗洗。方士谦屁颠屁颠跑到林杰跟前撒欢,被林杰摸摸头使唤去拿干净的衣服。
  

  方士谦不情不愿地给王杰希送换洗的衣服,敲门没人应,他瞅瞅衣服瞅瞅房门,掏出钥匙。
  

  他把衣服放到王杰希床上,听到浴室门咔哒一声,回过身。
  

  两个半大少年就这样面面相觑。大概是出于本能的同性攀比心理——方士谦后来是这么解释,真实原因不明,也有可能就是想看装什么装——魏琛说的,说完就被方士谦撵着打。总之,方士谦视线就下移了。王杰希拿屁股对着他——回去拿浴巾了。
  

  你脸红了。王杰希围好浴巾走出来对他说。
  

  那个时候,方士谦就特别不喜欢王杰希。
  

  喂,你等等,先别穿衣服。
  

  王杰希看着他。
  

  你想什么你!我是说你的伤!
  

  哦。王杰希拿起衣服就开始穿,没事的,谢谢。
  

  你说了算我说了算?当医疗人员摆设啊。
  

  方士谦抢过衣服蹬蹬蹬就冲了出去,王杰希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原地打了个哆嗦。
  

  好冷啊,这家伙还知道现在是冬天吗?
  

  

  第二天王杰希就发烧了。
  

  当然并不是方士谦的责任——不全是,王杰希伤口太久没处理来这里时就有些发炎了,加上环境的变化和精神的调整,身体终于宣告罢工休整。
  

  方士谦略去了最主要的内因,只告诉了林杰外因,又被分配到临时的贴身医护人员。
  

  我可说好,如果不是为了不让店长担心,我才不会帮你隐瞒。
  

  王杰希迷迷糊糊点头,嗓子痛哑,被方士谦下了禁言令,他躺床上不一会泛起困来。
  

  一睡一天,王杰希醒过来的时候都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只隐约记得最后一个清晰的思考是:为什么他的警惕性下降这么快?这样不行。然后他就没有意识了。
  

  方士谦端着晚餐进门的时候被坐着的王杰希吓一跳,你醒了啊,醒了就吃点东西吧,店长给你准备的。
  

  怎么人没声了?方士谦把食盘放在桌上奇怪地回头,意外地发现,这家伙好像……在郁闷?
  

  方士谦特别欢乐地就蹦到王杰希床边去了。
  

  王杰希没理他,看他一眼,掀开被子下床。
  

  方士谦看到他就这样吃起来了,眼神就有点不对。三年前,和王杰希一样岁数的他在还没有经历过杀戮的时候,是觉得进食的样子很难看的,也无法理解两种个体有什么区别,所以他从来都躲在一边解决。
  

  王杰希经历过什么他不感兴趣,但从这时候起他不会再不把王杰希当回事。
  

  

  王杰希的伤不严重,但都很麻烦。
  

  方士谦做多了医疗的工作,业务过硬,却也是在王杰希身上见识到了挑战的极限。
  

  不仅伤的位置和他眼睛一样透着一股子邪气,伤口还属于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的典型难愈伤口——明明是只喰种。给他包扎的时候方士谦恨不得把他按木乃伊的缠法捆上去,最好再弄口棺装进去。
  

  你不会是自残吧?
  

  方士谦没能忍住还是嘀咕了出来,话出口就觉得不好,干咳一声还在搜刮借口搪塞,听王杰希很认真地回答了一句:不是。
  

  哦,不是,所以你回答这么认真干什么。方士谦心里吐槽,觉得和王杰希无法愉快聊天,第四十七次在心里对店长哭诉被扔远的忧伤,闷头换药包扎。
  

  房间里突然就静下来了,静的让方士谦浑身不自在,他的动作开始噼里啪啦自带BGM。
  

  王杰希现在无暇缓解方士谦的尴尬情绪,他在沉思——期间方士谦偷偷看他一眼,鸡皮疙瘩都被炸出来了,这他妈是在想什么,大小眼更明显了啊。
  

  从这个角度,直接就可以把刀子送进去了,卡进喉管,再扯出来……王杰希想,嗯,这样想不太好。
  

  平心而论,王杰希对方士谦是没有敌意的,相反他还挺乐于和他相处,因为轻松,前所未有的轻松。他作为伤患几乎被方士谦养尊处优地供着,虽然很大一部分来源于林杰的吩咐,但方士谦确实是用心的,真心实意地对他的状况上心。
  

  喂你笑什么。
  

  你绑的真好。
  

  方士谦莫名其妙地顺着王杰希目光一低头……卧槽这野兽派包扎方式一定不是我做的——大爆手速拆绷带。
  

  你怎么不提醒我?方士谦牙痒痒。
  

  我看你很专注。
  

  呵呵,还真是多谢夸奖。
  

  

  王杰希在微草的时候比较受宠,这一点他觉得很不自在,方士谦也觉得很不自在。
  

  在方士谦看来,王杰希完全不适合做接待,不仅以前没经验,面部表情也僵硬,一副苦大仇深心怀人间悲苦的模样,顾客怎么会看得顺眼。可是不仅其他人不介意,连林杰也不介意,方士谦没法子,端盘接待时隔五秒看一眼王杰希,空闲休息时不离王杰希身边三米,生怕他捅出什么篓子。
  

  王杰希倒是没嫌他烦,许是生病时习惯了,也或许知道自己做的不好,自动自觉地向方士谦学习。
  

  林杰等老店员偶尔出来帮忙的时候总会被咖啡厅的熟客们拉住,被打听新来的服务生的情况,有些还特地问一句:哎那孩子和小方关系很好?
  

  关系好吗?大家都笑笑,属林杰笑的最乐。
  

  方士谦还没意识到,尽管同年龄段的孩子在争宠方面有独占欲作祟,然而作为年龄大的那方,会在不自觉地挑刺的时候,拉对方一把——为了展示自己的成熟也好,为了彰显成就感也好,林杰的目的是达到了。
  

  直到有一天,方士谦被问到,今天怎么没见小王啊?
  

  阿姨说的是王杰希?
  

  是啊,那孩子的猫还留我这呢,闺女要带我旅游去,猫没人照顾。
  

  猫?
  

  是啊,一只白猫,瘦瘦小小的,刚送来的时候病殃殃脏兮兮的,看着怪可怜,小王那孩子似乎也不方便,正好我一个人住,有个伴也好,我就留下了,怎么,他没和你说?
  

  没啊。他为什么要跟我说?方士谦把这话憋回去,阿姨你们早认识了?
  

  早了,挺早的吧,小王帮了我不少忙。
  

  方士谦听的一愣一愣,王杰希竟然是这样的人吗?他想象王杰希抱着猫的画面,觉得……也不怎么违和?
  

  你和他关系好哪,记得和他说一声,我后天就要走了,这猫要想个法子啊。
  

  哦……不是,我和他关系好?等等阿姨你是不是有什么误……
  

  哎呀小方害羞什么,小王那孩子是孤僻了点,不过心里透着呢,你年纪大多担待啊。
  

  啊……哦……
  

  哎呀这个点了,我要回去了,记得猫唉。
  

  哦……哦,好的,阿姨慢走。
  

  呵呵,小伙子真是不经夸。
  

  ……
  

  方士谦的内心是崩溃的。
  

  王杰希和林杰进货回来,刚去换工作服,被方士谦堵更衣室里了。
  

  什么事?这表情包真齐全,王杰希想。
  

  唔……其实……没什么事。
  

  ……
  

  哎呀不是,这个,这个,那个……方士谦双手托起下压,托起下压,两个深呼吸。我和你关系好吗?
  

  王杰希皱眉上前,大小眼突然放大,方士谦上身一仰,被王杰希拽回来贴额头。
  

  没发烧啊。
  

  ……你妹。
  

  

  后来方士谦改了改自己的习惯,和林杰商量换了班,王杰希接待,他坐台,他接待,王杰希坐台。
  

  方士谦深觉自己的决定无比英明,直到被两三批小姑娘问起。
  

  你们关系很好吗?
  

  ……你妹。
  

  

  不管两人的关系是外人以为的很好,还是他们自己以为的不好,方士谦总还是觉得王杰希这家伙就不是省油的灯,一点也放心不下。
  

  用某个老家伙的话说,这就叫热脸贴冷屁股。
 

  你语文体育老师教的吧什么破比喻。
  

  老夫的语文自学成才!
  

  方士谦翻他一个白眼,自动脑补热脸贴冷屁股的画面,看了一眼王杰希。
  

  当晚他就没能进门。
  

  

  他们这个年龄的男孩子长个儿都特别快,林杰带两个小家伙去买衣服的路上遇到了熟人。
  

  哟,这才几个月啊,又一个私生子找回来啦。

  玩笑不是这么开的啊叶神。
  

  嗯……这孩子长得……
  

  方士谦做好了挺身而出嘴炮回击的准备。
  

  仙风道骨,骨骼清奇,必堪大用。
  

  咳……咳咳咳——!你妹的大喘气!
 

  咦,我说他你怎么这么激动?
  

  王杰希默默给咳血模样的方士谦拍背,喊了一声,前辈好。
  

  喔,大眼你还记得我啊。
  

  王杰希笑了一下,特别意味深长,忘不了。
 

  哎,魅力太大就是伤脑筋,那你们继续,沐橙在前面等我我先走了。
  

  林杰收回目光看王杰希,特别意味深长。王杰希低头看方士谦,收获一个幽怨的眼神。
  

  

  在这件事情上王杰希还挺佩服方士谦的,因为他隔了三天才来问。
  

  王杰希事无巨细地告诉他,混乱源头,吃霸王餐,赊账我付,钱还没还……嗯,数不清,不过最重要的,招蜂引蝶。
  

  ……贵圈真乱。
  

  

〖无尽三·未完〗

  

ps:对不起,方王未完,这是混更。【虽然BE但是目前还是糖】

↓↓↓废话很多,如果可以的话能看就看吧_(:_」∠)_

方王只写了一半,其实我早就写好了这一半但是我……玩游戏去了_(:_」∠)_【游戏简直万恶之源我已经一个月没有动过笔了】

所以当我被基友变相催更的时候,我打算填,然后我非常惊恐地发现,我写不下去了……orz

为了表示我还活着,我还没有弃坑,我先放上来这一半。但是方王的故事暂时告一段落,非常抱歉。

看了看自己一开始的设定……唔,真是太好了又有一篇新文了╮(╯▽╰)╭于是我不得不理了一下时间线,结果是我快晕了@_@下一篇的cp待定……

【此处声明:我的更新并非按照时间线递推而来,而是一对cp一个故事,一个故事里可能就贯穿了时间线的始终,大家可以当独立故事看,全部更完后我会放出时间线,如果因为我的浅陋文笔造成了困扰,请原谅。】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