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砂海

全职埋坑,基三中毒,凹凸深陷
杂食,不吃伞修叶蓝

【全员/主周叶】《山海游》

※基本全员cp1v1,个别自由心证,主刷周叶感情线。

※不考据,我们不考据。

————————————————

第八回  风无溯


  叶修咳了个昏天黑地,险些从半空中一头栽下去。
   

  小年轻看不出来啊,平时几个字都说得苦大仇深,这会儿说起情话了一溜一溜的。叶修面色咳得微红,撩眼皮打量周泽楷,似乎想确认这还是不是自己认识的小周。
   

  周泽楷眉眼深邃明亮,叶修竟看不懂他这执着缘何往深。末了他又觉得可笑起来,玩战术的看人是种本能,甚至这人姓啥名谁都还不知道,就先知道了这人的品行格调。

  
  叶修原是和周泽楷接触过,小家伙的底他也摸的差不多。偏生他一睡百来年,青涩少年如今身量拔高于他,所处之位目之所及也与往日大相径庭。他叶修一朝跌落谷底孤身上路,周泽楷却在他未知的时间里逼近了昔日第一人的辉煌。
   

  欣赏和叹慰中卸去些许重负,叶修是希望周泽楷能站的更高、更稳。不要像他一样。
   

  叶修从未后悔过自己做的一切,他这一路走得问心无愧,酸甜苦辣尽是酣畅淋漓,因是如此,对于后辈,他毫不吝于指点引导——只有撞过南墙的人才知道那有多疼,有些弯路,能不走还是别走了。
   

  也仅对于后辈。

  
   周泽楷没想要单纯地成为叶修的后辈,叶修也没想要找到除前辈以外的位置。  


  叶修遇到的难题是,他想以前辈对后辈的态度来对待周泽楷,与情爱无关,周泽楷却似乎并不认为两者需要区分。

  

  为什么要区分?叶修这样问自己。他想见了遥远记忆里模糊的坟上花,仅剩焦炭的锦囊,一触就碎落成粉的信笺,只见大湖不见村落的山谷,还有许多许多,时间太久远,记不得了。

  

  他从未尝过情爱的滋味,却在曾经游历人间时看了太多,多到从迷惘看到了悟,从动容看到不忍。他为每一份情缘留下莲子,待山川湖海走过他再寻,都不过一子枯败。

  

  有些开了花,有些还结了果,有些却未曾发芽。他一处处寻过去,都是一抔黄土,一冢青坟。

  

  那时他想,世间最难不过如是,既然天地规则予了他无情无欲,他何苦去趟这苦水。

  

  手心里温热体温熨帖得暖人,十指传递的力道箍紧了又小心翼翼不敢捏重,叶修扫眼过去,所有景象念想都倾覆在再纯粹不过的心意里。

  

  哪有那么多上天入地的大道理可感慨,他不过,大概只是心疼罢了。

  

  体温缓慢而坚定地抽离,青年一寸寸黯淡下去的神采尽收眼底,叶修揉揉周泽楷垂下的脑袋,只是说:“你好好考虑。”

  

  叶修留给他一个扑向战场的背影,周泽楷看着,最后莽莽天地诸般景状都化开来,成了那一袭背影的衣上色。他轻轻笑起来。

  

  这身影一晃就扭曲在凤凰和朱雀的火浪里,焰色滔天,怎么都看不真切。周泽楷双眼笼上祖巫之力,径直透过了双炎干扰,只为了锁定那道身影。

  

  没有?周泽楷心下一惊,巫力猛然加大,强光陡现,他不及缓解双眼不适,就见那源头竟是叶修手中的战矛,其光亮如皓月,铺天盖地的炎焰如米粒之光无可争辉。

  

  有些匪夷所思。周泽楷确认自己所知记载中未出现如此景象,据他所知,唯有祖巫的血脉神器有如此强烈的巫力神光,可是他很清楚,那武器的光不是巫力,却也不是妖力。

  

  周泽楷突然想到什么,转而去看叶修——没有。没有一丝一毫的巫力甚至妖力的迹象,就像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

  

  不可能。

  

  周泽楷知道叶修自苏醒以来气息就不同以往,叶修的妖气很重,他甚至做好了接受叶修本体是上古十妖圣的心理准备。但是什么假设都不对,没有巫力,没有妖力,而他肯定叶修不是人类。那么,叶修是什么?

  

  他心里有一闪而过的某个回答,却抓不住,想不起来。

  

  叶修不知道周泽楷看到了什么,纠结了什么,他一招豪龙破军径直突入两方火焰中心,孤身一人对四面八方顷刻拍覆的炎潮。

  

  仿佛能够蒸干血液的热息和神兽威压一股脑倾泻,叶修却抬手收了战矛,凌空拍掌,轻巧如抚水面——水溅涟漪起,花落浮沉远——只一转瞬间,两方已被推开数丈远。

  

  “哎呦小家伙挺变态啊。”叶修甩甩手,他从朱雀火上感受到了几可与苏沐橙相当的威势,唯一不足就是力量分散,浪费太多。

  

  “你是谁?”赤甲女子飞身到叶修面前,看到把她压着打的凤凰站在这男人身后,转眸问他。

  

  “这个待会再说。”叶修摆摆手,“你想不想走的更远,比如她。”他指指苏沐橙。

  

  “也比如你?”

  

  “哈哈有眼光。不过要比如哥,你还嫩。”

  

  脸挺大。小朱雀挑眉,复而想了想这人方才插手的能力,觉得他还是有些资本放这话的。于是她问:“你要什么?”

  

  叶修乐了,说:“别急,我要的你还不一定给得起。”

  

  见他不相信,她也有不乐意,抱着胸摆出由他坐地起价的姿态。

  

  叶修从善如流地竖起两根手指,慢慢曲起一根,“我要两个报酬。第一,朱雀火晶五百枚。有吗?”

  

  姑娘想了想,翻掌托起,掌中就是一枚通体莹亮透彻的火晶,“指导一次,纯血朱雀的火晶,如何?”

  

  苏沐橙很是忍住了没有目瞪口呆。朱雀化形后,巢中每百年结一火晶,从不流于外族,结果叶修一开口就是五百枚,敲诈也不是这么敲的!但这还不算完,朱雀火晶难得,纯血朱雀的火晶一可当十,而今天他们撞大运撞上了个败家姑娘,不把宝贝当宝贝,稀罕物花出去眼不带眨,而听她的意思似乎是要多少有多少。这架势,估摸还是位族长亲脉。

  

  苏沐橙都不用想对方会被叶修坑的多惨了。不过,反正人家都不在意不是吗?

  

  “一次五枚。”叶修摇摇还竖着的一根手指提醒她,“别急着讨价还价,还有一个要求呢。”

  

  姑娘皱了皱眉,“你说。”

  

  “虽然好东西多多益善,但我需要的有限。指点结束后,你必须要打赢那条鱼。”叶修有自己的需要,这只是一个环节。

  

  “我已经赢过了。”

  

  “不不不,首先,他有手下留情了,其次,就算这样你还是输多赢少。”

  

  手下留情?她扫了一眼伸长脖子张望的横公鱼,“哼。”

  

  杜明小心脏一跳,叶神你对女神干了什么?为什么女神冷冷地扫了我一眼?!

  

  他胆战心惊得抓耳挠腮,只觉一定是那无下限的叶心脏歪曲了他在女神心中的高大形象。可惜周泽楷不动,他也不好意思顶着偷窥隐私的嫌疑凑上去。

  

  “如何?”叶修问。

  

  姑娘摇头,“换一个。我要打败你。”

  

  叶修和苏沐橙都愣住了,相视一眼,一下子都乐开了,“哈哈有胆魄,不过,想赢我啊,这比你想象的要难。”

  

  “我付得起。”

  

  “既然如此,火晶就不够了,我还要你的战力。”得来全不费工夫。

  

  “成交。”

  

  交易谈成,叶修觉得这姑娘也是个商贸好手,心情更加舒畅了,转身招呼周泽楷过来。

  

  “小周拿着,找时间炼进体内增强你的祝融血脉,能维持一下平衡。”

  

  杜明瞪眼一看,朱雀火晶,纯血的……他看看朱雀,看看叶修,一个两个都是不把宝贝当宝贝的主,他好穷。

  

  周泽楷手里捧着火晶直烫手,瞅瞅叶修理所当然的神情,垂首。他在这里感动欢欣得手足无措,叶修却估摸是完全没觉得自己的做法对人好得过分。周泽楷表情细微挣动两下,还是收下了。不管怎么说,习惯对一个人好,是个不错的开端。

  

  

  朱雀的自我介绍一个名字就完了,身世能说的不能说的一并留下想象空间,叶修几个身世都硬倒是无所谓,特例杜明也沉浸在我女神叫唐柔名字也好美的内心痴迷中。倒是唐柔把自己火晶的归属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在叶修和他之间明目张胆地意味深长。

  

  苏沐橙抢在叶修开口前跳上他肩,啄啄他脸颊,飞到冰面上冲他们扇翅膀。半空几个互看一眼,杜明自觉地用尾鳍扫出一片平整区域以供坐谈。

  

  就在唐柔触及冰面的那一瞬间,变故陡生!

  

  赤红朱雀火霎时爆发,烈焰从她脚下卷起转瞬就笼罩全身,唐柔顿时被巨大的火团包裹其中,青丝袍袖被絮乱四溢的火舌卷撩。还没站稳的杜明被热浪一掀打了个踉跄,再抬眼看去,恍惚似见红莲业火,她沐火而来。

  

  轰——“小心!”

  

  奚无准备已是火舌炸裂炎潮眨眼扑至面前,模糊的热浪中蓝光青芒骤起如一。便只闻声传四野,却久久不见势至,方发现青芒连人带火地将其桎梏其中,而幽幽蓝光从周泽楷手中如水般蜿蜒而出,环绕众人以护周身。

  

  “怎么回事?”叶修不敢放开桎梏,唐柔传递过来的力量狂躁絮乱,朱雀火在屏障里横冲直撞,他怕唐柔有差池,又不敢施力过重。

  

  “我也不知道!”唐柔皱紧眉头,试图控制周身火焰,“我控制不了,火焰和力量都是。”

  

  叶修见她神智清明,松了口气,“身体无碍吗?”

  

  “没事。”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青芒一阵震颤,叶修稳住屏障,“你忍着点。”

  

  唐柔点头,就见屏障光芒一闪,青芒如涟漪般流动起来,慢慢收拢变形。她惊讶地发现周身火焰被逼得后退,在青芒彻底贴合她周身后尽数被封回体内。皮肤上青芒若隐若现地闪烁数下,恢复如初。

  

  “我用我的力量暂时锁住了你的力量。”唐柔抬手,握拳,松开,叶修上前几步,“但这不是长宜之计,混乱的源头不找……又怎么了?!”

  

  “杜明!”

  

  “族长!我……不是我啊!”

  

  脚下冰层轰隆震动似有万兽踏地雷动,根本无法站稳。周泽楷将视线穿透厚厚冰层,看到石湖的水从最深处翻卷而上,冰面之下俨然比海上的漩涡巨浪还要危险万分!

  

  这片方圆的冰域本就被方才的战斗削薄了一尺有余,哪经得起如此冲击,一些较薄的区域已浮现了冰裂纹。

  

  “叶修!”

  

  “小周你制住杜明!”

  

  周泽楷学叶修方才那样用力量锁住杜明,甫一近身就猛然被弹开,他愕然之下被身后力量一带,升了空。

  

  “小周?”

  

  身后是叶修的声音,周泽楷发现他们都在凤凰背上,他回过神对叶修摇了摇头,再看下方冰面已成汪洋。

  

  “我的力量不行。”周泽楷回想方才情景对叶修解释。

  

  叶修也讶异了一下,摸摸下巴探出脑袋,石湖已经一片狼藉,“杜明在哪?”

  

  杜明属周泽楷族下,自然由他找起来最快,他搜寻片刻指向湖中,说:“水里。”

  

  “嗯……他大概想控制水势。”叶修抬起一只手,掌中青芒浮现,“你让他浮上来。”

  

  身为祖巫可以单方面传音族人,须臾,叶修便看到水面上浮现鱼身,他手掌一翻,青光无声打在横公鱼背部,一个闪现,巨鱼化人,石湖翻腾的波浪也突然间断了力,无以为继地轰然砸回原处,拍起最后一波水花。

  

  勉强找了块大些的浮冰降落,苏沐橙变回了幻身被唐柔抱在怀里——她现在担负着保护唐柔的重任。

  

  杜明老老实实地站成低头认错状,语气萎蔫:“族长对不起,我控制不了……”

  

  周泽楷“嗯”了一声表示理解没关系,奈何意思太复杂言语太简单,杜明绕不过弯,目光直在冰外水域打转。看他这副模样周泽楷想了好久,拍拍他肩,开口。

  

  “嗯?”周泽楷一顿。杜明眼见好不容易好像要说什么的族长突然停住了,沉默的最后竟然转身就往叶修那走了……他突然觉得湖水特别亲切。

  

  “小周,有什么眉目吗?”叶修正通过唐柔寻找力量失控的源头,见周泽楷走近似乎有话说。

  

  “江说,是妖血,会被控制。”

  

  “江波涛?妖血……你的意思是,他们失控是因为妖血?被……妖族控制?”

  

  点头点头点头。

  

  “这不可能。”唐柔说,“自从离族后我没有接触任何一个巫妖,他是第一个。”

  

  “我也是。”却是杜明走过来了,“离开部族后我直接到了石湖,路上没碰到一个活物,到了石湖就和唐柔姑娘打……了一架……”

  

  “既然是这样……”叶修突然笑起来,伸手朝湖面一招,哗啦啦的水声中两个黑影破开水面停在半空。

  

  “妖族?!”杜明吓了一跳,被唐柔瞄了一眼,按捺下了,才发现那是被叶修隔空提拎着的。

  

  “还有一个方才已经被湖水绞碎了。”叶修说得轻描淡写,“小周也要发现了吧,在刚踏入这里的时候。”

  

  “嗯。”周泽楷面皮崩得紧,他突然有点担心叶修。

  

  “还好哥动作快,早早封了他们,不然你俩刚才就不止失控这么简单了。”

  

  杜明显得心有余悸,唐柔盯着妖族问:“怎么做到的?”

  

  叶修指指湖面,“湖水。妖血早就在湖水里,你和杜明都掉进过水里,这妖血应该是通过力量的流转进入血脉的。我说的没错吧,这位仁兄?”

  

  “……”叶修锁人用的是最简单粗暴的方式——锁念,就和把人打晕的效果是一样的。他现在放开了其中一个妖族,这个完美吻合了傻大个标准身材的虎妖还没回过神,听叶修这么问,傻愣愣地呆住。

  

  “看样子八九不离十了。”叶修满意地颔首,“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你个混蛋不得好死!你他……”

  

  “积点嘴徳,说不出有用的话就别说。”

  

  “唔唔唔唔……”你怎么不说你自己!

  

  “好了下一个。”叶修直接把傻大个锁回去了,弄醒另一只狼妖。

  

  这片天地突然寂静无声。

  

  澄黄的竖瞳幽幽地盯住叶修,狼妖没有说话,叶修也诡异地沉默。

  

  杜明莫名打了个寒颤,奇怪地看了眼叶修,不经意间瞥到周泽楷神情紧张如临大敌的姿态,愣了愣。

  

  “你们认识?”

  

  打破凝滞氛围的是唐柔,姑娘的声音平淡无奇,像扯了一句“饭吃了没”的话常,再寻常不过。

  

  叶修耸耸肩,嘟囔一句:“怎么不认识。”

  

  “嘿,当然认识。”那狼妖浑身被水浸透,半妖身的皮毛凌乱不堪,它的瞳孔中泛出层血色,带着病态的急切和清醒。

  

  “他那只眼睛。”叶修的目光不经意扫过周泽楷,转回来,用食指压了压眉心,“可是我的战利品。”

  

  狼妖的左半张脸上有一道陈年旧伤,从左眼斜斜划过太阳穴,从伤的深浅来看,应是被利器直接刺入了眼睛再被划开的。这只眼是刺瞎的。

  

  苏沐橙在唐柔怀里担忧地看着叶修,唐柔的目光逡巡在狼妖和叶修之间,杜明悄悄往周泽楷那边挪了几步。

  

  战利品。

  

  周泽楷急急上前一步去拉叶修,叶修猝不及防被他拉的退了一步,眼中来不及收敛的情绪被周泽楷看了个透彻。

  

  他从来没见过叶修有如此复杂矛盾的情绪,悲伤的、后悔的、愤怒的、自责的、冷漠的……甚至是,仇恨的。哪怕是二百七十多年前的那一次星辰色变,他赶上了看肉身消散的叶修最后一眼,叶修的情绪也只有冰冷,甚至连杀意也没有。

  

  只是一眨眼,周泽楷还不知道要说什么,叶修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模样,平静地,困惑地,非常有耐心地注视周泽楷。

  

  他想把他抱在怀里,他想告诉他他有多么想听听他曾经的故事,然后告诉他不管是什么他都会接受,只要他说出来,只要他不再一个人承担,只要他不再这么云淡风轻地揭过一切。

  

  但是周泽楷知道,叶修不需要。他也知道,现在的叶修是真的没有在意那么多,那些情绪更多的是回忆里当时的叶修带有的。叶修不会沉湎过去无法自拔,周泽楷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就像他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即使明知叶修的强大坚韧,依旧会为过去的叶修心疼——哪怕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改变不了。

  

  叶修突然后退几步,落后周泽楷半步,笑了笑,“交给你了。”

  

  周泽楷一愣,旋即明白过来,用力抓了抓叶修的手,神情骤然凌厉起来。

  

  叶修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他主动交出了与狼妖对话的位置给周泽楷,等于是将一段回忆指明了让他去挖掘,去了解,这个对他而言堪称不堪回首的故事。

  

  青年的侧脸如天工削成,湖面凌凌水波映照着旭阳踱上浅金的光泽,朦朦胧胧似都敛进了那双黑眸里,然后星光从其中辉亮。

  

  被这样一双纯粹透彻的眼睛凝视着,他要怎么拒绝他的渴求。

  

  叶修不知道,或许以后,他再也无法拒绝周泽楷了。

  

  

  似乎是知道难逃一死,狼妖抱着最后也要恶心他们一把的恶意,以狂妄的口吻描绘了当年的疯狂。

  

  叶修面无表情地听完全程,拍拍周泽楷,“就是这样了。”

  

  周泽楷点头,一个闷声也没有,五指一收,两个妖族顷刻之间成了血沫,染红一片水。

  

  叶修眼尖地看见两道魂魄被蓝光锁住,打入了石湖之底。他什么都没说,曲指在周泽楷脑门上轻轻一弹,反是笑道:“你生的什么气。”

  

  周泽楷不想理会他的调侃,觉得是那么不合时宜,他走近一步,把头抵在叶修肩膀上,双臂箍着他的腰,不动了。

  

  “哎,小周,你这是……”

  

  “别动。”

  

  脖子还被蹭了两下,痒痒的,周泽楷抱的太用力,叶修多少明白点他的小情绪,视线放空了一会,闭上眼,双手环上去,轻轻拍着青年的背。

  

  苏沐橙看到这个瞬间,把脑袋埋进翅膀里。

  

  叶修他,既是在安抚着周泽楷,也像是在安抚过去的自己。


——待续——


字数:5987

(我又月更,大家又忘剧情了……以此谢罪orz)


【无责任小剧场】

叶修:“哎你们站这么远干嘛?”

杜明:“你们太可怕了。”

唐柔&苏沐橙:“闪瞎了。”


停更期间涨粉大概是最神奇也最开心的事了【然而711台风估计去不了魔都O伤透我心TAT】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