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砂海

全职埋坑,基三中毒,凹凸深陷
杂食,不吃伞修叶蓝

【全员/主周叶】《山海游》

※基本全员cp1v1,个别自由心证,主刷周叶感情线。

※不考据,我们不考据。


————————————————

【本回有喻黄】



第七回 初心所依


  亶爰山岭迎来了第一个雨季。
  
  淅淅沥沥的雨会下足月,雨后溪流涨溺,主河道拓宽数尺,越过了天然分割开来的河岸,又劈出无数条细流,蜿蜿蜒蜒漫过层峦荒土。泥壤沁满水分,一脚一个印,离地时带出吱呀的水渍声,无人经过了,不一会就会慢慢模糊在土里渗出的水中弹回来,又像是万径人踪灭。
  
  茶案中间摆了颗球形晶体,内里翻卷着斑杂雾气,时不时能看到晶体透明的本色。
  
  喻文州捏着茶盏有一口没一口地抿品,视线斜过对面的王杰希,空空落在窗棂外不远处飞流直下的银瀑中,露出的那一截石尖上。
  
  一只河童大半截身子埋在水帘后,露出个脑袋搁在石尖上,飞溅的水花落入它头顶的碟里,细雨纷扬扑面,周遭安安静静的,它惬意地咋吧两下嘴,眯上眼打盹。
  
  刚刚破茧的石蝶颤颤巍巍在空中打了几个转,不小心跌到一株花上,它挥舞灵须探了探这从未见过的事物,毫不犹豫地飞走了。
  
  喻文州眼角余光瞥见王杰希引出晶体雾气,无声放下茶盏。
  
  那石蝶栖于山石,与灰黑融于一体,就如同喻文州此刻的眼瞳,黑沉沉晦暗在睫羽后,隐藏得太好。
  
  蓝雨域内虽不比微草,奚无草木,但那流水年年岁岁涨落更迭,一时一季一景,俱是不同。精怪们畅游在河溪山石,诞生、成长、衰竭、死亡,生息在其中如星砂吸吐,从来有趣。
  
  喻文州记得,黄少天经常在这时候带着卢瀚文去捉鱼,一大一小两只白虎像普通的山野猛兽一样伸着爪子捞鱼,河里捞不到就跳进瀑布下的水潭里,扑腾两下就玩起水来,曾经还把河童吓得掉下来过。
  
  王杰希说,言灵失控也不无益处。是他见惯了微草的郁郁葱葱,如今亶爰山除却石土灰黑终于有了草木绿意,他当然乐于见成。
  
  只是他们都清楚,这些由言灵之力扭曲而来的草木,从来就没有一丝生机。
  
  蓝雨现在,是满山的死物。
  
  斑杂的雾气在王杰希掌中旋起涡流,由缓至急又渐渐停滞,一缕红烟牵了头,袅袅回到晶体中。王杰希撤了掌,看所有烟雾回归的瞬间,晶体化为普通的石头,窗棂间飘进的风轻轻一吹,就散了。
  
  天语。
  
  材取补天石浆,力引三清残息,传言为巫妖大战中祖巫所制,现今是绝无可能再造。
  
  天语其殊在于,它一旦容纳传信者灵识,便只能被传信者指定的对象开启,信息直接连通灵识无法窥伺,用完即刻自毁。
  
  如今,就连微草也仅有三枚的消耗品,轮回用了一枚,蓝雨也用了一枚,可王杰希一点也不觉得不值。
  
  江波涛那里翻出的古籍记载,被黄少天一打断,让双方都意识到了——言灵不可预测的影响范围,是否包含了通讯台的传话?谁都无法保证,因而天语被启用,不过是物有所值。
  
  “妖族此举绝非一时之计。”王杰希传音入识。喻文州斟满茶盏,颔首答道:“是我们的失职。”
  
  王杰希应不上,这“我们”,指的应当是所有祖巫。这千百年了,巫妖与人族的接触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深入,巫族所依赖的信仰,妖族所仰仗的血脉,已经越来越轻了。
  
  他们都看高了自己,看高了巫族,看高了妖族,看轻了——人心。
  
  “少天来了。”
  
  白虎从窗外窜进来,无声落到喻文州脚边,光雾腾升,化作窄袖白衣的青年,他从怀里掏出一堆书册,抽出一本递给喻文州,张嘴就要说话。
  
  喻文州早料到一般抬手捂住青年嘴巴,送音入识,“辛苦了,少天,说说你的成果?”
  
  黄少天神光焕发地点头如捣蒜,指指嘴巴示意他知道了禁言的守则,三指朝天保证只用灵识沟通,喻文州这才收回手。
  
  书册摊在案中央,三个脑袋凑在上面看,黄少天一手捂紧自己嘴巴,一手在书上比划,脑中和喻文州沟通——就属他最忙了。
  
  “文州文州你看这,这上面的甲子年正月初六谢家村四十三口一夜之间死于天火,当时刚好蓝雨和嘉世交接凡事驻地权所以就派了三个族众去查看了一下做了登记,之后就交给嘉世也没听有什么后续。”
  
  黄少天的手指在书页上划拉得起劲,一页刷地就过去了,他五指如飞又砸出本书卷,呼啦两页翻到后面,戳着一点眉飞色舞,“但是文州你知道吗,我发现当时派去的三个族众在开荒中死了两个失踪了一个都没了!”
  
  他面前一摊纸张书页,颇有指点江山的意味,边说边从怀里又摸出张纸,“你让我找吴雪峰失踪前的人族死亡异常记录我觉得这个应该就是了,再往前的话蓝雨的记载上是没有了除非问嘉世但我觉得不靠谱。怎么样本圣是不是特别特别特别厉害!文州你有没有特别崇拜特别感激我!”
  
  “有,少天太厉害了,多谢有你相助。”喻文州从善如流接上黄少天的自夸,同时完成了缩句和转述的任务——挺不容易的。
  
  王杰希这时候挺庆幸黄少天现在不能开口,不然,他听到的应该就不止“这个事故应该是妖血计划的起源”和“派去调查的族众被灭口”两句话了。
  
  “妖族以血灌力,他们的力量一脉相承,如今这妖血能左右景煦的力量,甚至连你我都无计可施,就凭那些个遗脉,翻腾不出这大浪。”
  
  “上古大妖的血。”
  
  “或许还不止一位。”
  
  沉吟显得十分漫长,窗外哗哗水声韵律天成,黄少天揉揉酸痛的眼,打了个哈欠。
  
  “少天累了吧,休息一会?”喻文州拍拍身边空位询问。
  
  黄少天也确实是累到了,从千百年来堆积如山的书卷中翻出最早的记载,还要与其他记录相关联,不断整合排除推翻,五天不歇,这工作量就算他是白虎圣体也够呛。
  
  又是一个哈欠。青年周身光芒一闪,落在喻文州怀里已是猫儿般大小,白毛黑纹,半阖着眼蹭两下绸缎的细滑,惬意地开始打盹。
  
  喻文州低下头点点那耳朵尖,看到黄少天的幻身习惯性地将尾巴绕在他手腕上,眼底唇边带了笑意。
  
  王杰希无聊地喝茶。看到还摊在桌上的册子,他想到,这是蓝雨的册子,里面有蓝雨的往年记录……
  
  一只手伸过来轻轻合上书页,王杰希抬头,喻文州泰然自若地将本子拢了拢,收到自己面前。
  
  “王族长有何高见?”
  
  你的花式变脸太厉害了。王杰希说:“你竟然有要瞒着黄少天的?”否则以黄少天的精神不至于那么快沉睡。
  
  “少天和叶修关系不错。”喻文州轻轻梳理白虎幻身的皮毛,听到舒畅的咕噜声,忍不住挠了挠它的下巴,“我不想他为难。”
  
  “你还怀疑叶修?”
 
  “有什么理由不让我怀疑吗?”
  
  王杰希多看了他两眼,也不急着回答,径自倒茶饮下,说:“可你还是信他。”
  
  喻文州的笑声闷在杯盏后,似有感慨,“因为少天信啊。”
  
  白虎打了个鼻鼾,梦到了幼崽时候,它迷障在石林里,兜兜转转出不去,而只一抬头,就看到少年青衫,竹叶吹曲。往后经年,那人都在自己目光所及之处,从未离开。
  
  歧路不迷。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不下去。”
  
  “……为什么我之前都不知道你怕冰?”
  
  “因为哥机智地把它们变成了水。”
  
  苏沐橙站在冰上瞪圆了一双杏目,四下张望,哑口无言。
  
  石湖终年恒冰,水域与土壤都埋在厚厚的冰面下,广袤无垠且混淆不清,要把这一片都化了水,山洪之势可见一斑,更不论居于此湖的横公鱼,会来和他们拼命的吧……
  
  苏沐橙瞄了眼周泽楷,水袖拂散吹出火气,完美无瑕如映天冰镜的冰面上被融出一个黝黑的冰洞,她冲叶修招呼,“这样帮我抓几条行了吧?你答应我的。”
  
  他是答应了,但他以为他只负责烤鱼。叶修看了眼冰洞,看了看神情揉杂委屈希冀的苏沐橙,很是无语,“沐橙,你该不会是还没学会抓鱼吧?”
  
  “是呀。”姑娘答得非常理所当然。
  
  “飞禽不会抓鱼,说出去谁信?”
  
  “谁说凤凰一定要会抓鱼!”火凤尾羽刷地从苏沐橙身后炸开,热息如浪拍岸霎时荡开,水雾腾升融薄了冰层,“给不给鱼吃,一句话。”
  
  刚成年的小凤凰委屈得快哭了,叶修觉得自己都欲哭无泪了,他连飞禽走兽都不是,为什么他要会抓鱼啊……
  
  “前辈。”
  
  “啊,小周,你要说什么?”
  
  “鱼……”
  
  “不谈鱼我们还能谈谈人生。”
  
  “不是……”周泽楷急忙摇头,困难地组织语言结合动作,指了指下方战战兢兢又结水成冰的湖,“好了。”
  
  “什么好……”叶修顺着他指的看过去,腹诽的“笑起来真好看”揉搓成了“……”。
  
  冰洞,鱼堆,以及鱼堆里挑挑拣拣的小红鸟。
  
  叶修扭回脸不看丢脸的吃货凤凰,给周泽楷竖了个大拇指。苏沐橙一身火气,鱼群都绕过她游,周泽楷用水神共工的力量引水捉鱼,也是蛮拼的。
  
  青年红了耳朵尖,笑得更好看了。
  
  等到苏沐橙吃满足了中途填补两次的鱼堆,消化吸收了石湖养出来的纯净灵力,远处山头的震动和炫光也踏入了石湖。
  
  小火凤满足地拍拍肚子,把特地挑出来的一摞珍鱼收进自在境留作烤鱼材料,这才噌地窜上叶修肩膀,说:“是朱雀,也刚成年。另一个,应该是这地头的老大。”
  
  叶修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在他不在的这些年都从哪学了这些词。
  
  “是。”答话的竟然是周泽楷,他的脸色并不太愉快,率先拔身飞去。
  
  一人一凤对视一眼,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默契耸肩整齐划一,也跟了上去。
  
  
  杜明打天地的娘胎来,就没这么憋屈过。
  
  石湖是个好地方,灵气充沛,生息不绝,人气罕至。而他,是石湖的霸主。他看过人类写的志异,说他长七尺,形如鲤而赤,昼在水中,夜化为人。刺之不入,煮之不死,是曰横公鱼。
  
  看看,多霸气外漏!
  
  结果还是被揍了。
  
  对面女声轻吒,火红长枪挽枪花一抖,直直挑出火鸟飞羽,铺天盖地势不可挡。炎气袭来唯觉呼吸阻塞压迫临头,杜明心下一凛,手中寒冰长剑骤然崩碎成渣,他身形闪动,巨尾横扫,冰渣奔疾如箭,眨眼与火舌碰撞,轰然炸开地动山摇,冰面龟裂,湖水翻搅,鱼虾逃窜。
  
  举剑格挡斜里刺来的红缨枪,杜明因受水火相冲蒸腾的雾气迷糊,迟了分毫,僵持片刻就被砸到冰面裂痕上,这一下力道不小,直接破开了冰层敲入湖中,溅地水声哗啦响。
  
  一息,便只听见冰裂纹如蛛网蔓延的声响。
  
  喀啦——百来道水柱逆行而上,裹挟着大小不一的厚重冰块,朝上空的人影四面八方压下来,声势如有千钧落。
  
  此时水雾方歇。
  
  叶修和周泽楷就将身形匿在不远处半空中,看那两只从人形打到本体,再从本体打到人形,就没见有过中场休息。
  
  叶修问周泽楷:“啧啧,那是你们族里的杜明吧?速度被完爆得好惨,你打算怎么弄?”
  
  周泽楷脸上表情有那么点“我自岿然不动”的风范,顶着叶修看热闹的眼神沉着地点头摇头,胸有成竹的小模样,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弄。
  
  “那就别管了,反正打不死。”叶修乐得看热闹,和已经蹦到他肩头的小凤凰嘀哩咕噜地讨论,欢快得不行。
  
  周泽楷和叶修站得近,一人一鸟的交谈一字不漏地钻进耳中,听得一清二楚。叶修和苏沐橙得劲地夸朱雀是个好苗子,速度快,攻击猛,血脉纯净,性情干利……
  
  自家主力族人和一只刚成年的朱雀打得不相上下,周泽楷也要跟着沾点黑。他瞅着水火里时隐时现的两个身影,想到身边还有叶修,只觉丢脸丢到九天外了。
  
  杜明一入水就找回了石湖霸主的优越感,翻浪不需着力似的一波接一波,而他自己瞅准机会,化作人形藏在一道水柱里,五指虚握凝成冰剑,剑尖寒芒一点,凛冽异常,直冲向水幕中一团火影。
  
  嗡——破空声中枪身翁鸣,红影被突出水幕,枪头划冰退开数尺,虎口震出血滴落冰面晕开,是暂落了下风。
  
  终于挽回一局找回点颜面,杜明清清嗓子,刚开口:“如何?可服……”
  
  “那就再来一局。”
  
  清亮的女声同她的浑身火气截然不同,发出形如挑衅的宣战偏偏沉静得如话家常,其中战意燎原却敛而不扬,干净得不像话。
  
  杜明被话噎住了声音,下方的人却已经飞身上来了。
  
  姑奶奶咱们有话好好说!
  
  杜明正待拉开距离,眼前金芒乍现,旋即高嘹的铿锵鸣叫响彻天地,那是凤凰鸣天!
  
  他心下顿惊,未及反应猛然发现身后多出两道气息。
  
  “族长?!”其中一道气息太熟悉,他实在不明白除却修炼几乎不离族的族长为何到他这地,更毋论身边还跟着一个陌生人。
  
  周泽楷点头算是应了,眉间拧了一下还是问:“怎么回事?”
  
  完了族长竟然开口了族长生气了。杜明连忙澄清:“不知道!”
  
  周泽楷眉头拧地更紧了。
  
  眼下却还不是追问的合适时机,叶修的注意力始终在战局中,似乎在盘算着什么。周泽楷不由自主跟着他的目光走,杜明也迷迷糊糊地看过去。
  
  腾飞于烈焰,起舞于赤色,旋身而上乘气浪之巅。身如赤焰,速如奔雷,入眼便是极致的红,燎原地烧灼。
  
  裂空,断炎,翼展苍穹!
  
  金红的炙焰炸裂四散,落于冰层消弭,恒冰的石湖经不住高温而渐渐融化,水面印出上空翻飞的身影,朦胧如镜花水月,有人却看傻了眼。
  
  烈鸟化而为人,直坠于冰层之上。便是一赤色战甲的女子,纤手执长枪,拄地昂首,亭亭而立,周身焰气四散而收拢,升腾如火莲绽放,绚丽夺目。
  
  枪尖点地,姣好面颊为罡风所划,血珠渗落,霎时乌发飞扬,身化流光烈焰,再开战局!
  
  杜明就在这一幕炫丽中,迷了心。
  
  习惯了观察全局的叶修没有忽略杜明的神情,他扯了扯周泽楷感慨道:“一见钟情啊,啧啧,说不定杜明要跟着那姑娘跑了哟!”说完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回过头看着周泽楷,一脸玩味。
  
  周泽楷被叶修盯得发毛,一偏头,眨眨眼无声询问。
  
  叶修也不知哪来的悸动,握拳抵唇轻咳一声,道:“没事。”
  
  手还没放下来,突然被抓住了,叶修看着周泽楷目光灼灼,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青年黑眸发亮,似乎冰雪上映射的光耀都投入他眼中,他攥紧掌中意图逃离的手,语言组织从未有这么快过。
  
  “不是,一见钟情。”
  
  叶修不痛不快地松了口气。
  
  “一见倾心,恒久钟情。”


——待续——


ps: 然后老叶把小周交给了国家【全剧终】

5000字,夜半码字被手机拍脸两次,安详躺平_(:3」∠)_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