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砂海

全职埋坑,基三中毒,凹凸深陷
杂食,不吃伞修叶蓝

【全员/主周叶】《山海游》

※基本全员cp1v1,个别自由心证,主刷周叶感情线。

※不考据,我们不考据。

————————————————

【本回有肖戴,微喻黄、李楚】



第四回 起风岚


  鹊山十山,有山亶爰,多水,无草木,不可上。烛九阴栖,有族蓝雨。
  
  王杰希徐徐落在覆踝高的草地上,拨开眼前垂下的一叶纤竹,指点晨露。
  
  喻文州听身侧传音,轻巧一句“言灵失控也不无益处”,理也不想理。
  
  事虽发于蓝雨,也不说与他族就无关,否则就数微草与蓝雨素来的罅隙,王杰希也不会来。于是话不能说过了,见喻文州走远,王杰希弹去指尖露滴,收了话由跟上去。
  
  奇株异植,木林森森,满目绿意,倒是像极了微草境。
  
  远去二人撇下身后窸窣影动,枝蔓如兽嗅腥,蜿蜒而来,纵横交叠如蛛缚食,吞去异色异物。
  
  露水垂叶,一滴晕开血无痕。
  
  
  雪封千里,冰藏万圆。
  
  天地茫茫白,一粟衣袂蹁跹,素指抚弦,琴音涤荡,天籁绕梁。
  
  而于肖时钦,却是万顷俱寂。非不敢闻,只是一个承诺。他封闭耳识,却将那抚琴女子看成了画。
  
  戴妍琦孕自雪山,得此天地眷爱,化身为狐本媚,她偏细细打理。裙裾曳地,斜簪冰花,饰以素淡,处雪野白朦,虚幻得不像话。
  
  远远看着,分明目光可察秋毫,肖时钦却生怕把人看丢了。
  
  一曲未了,乱红纷坠如梅画白雪。
  
  肖时钦接住歪倒的人,拥在怀里。负责押解的机关人偶将雪地上跪着的失魂者带了下去,琴身为界,这半边血色,与他们的风月无关。
  
  “混沌……昆仑镜……”戴妍琦揪着肖时钦衣襟,用力得指节都发白,两句过后似气力已尽,五指抹开血污,坠了下去,“抱歉族长……”
  
  “睡吧,小戴做的很好了。”
  
  美人化狐,拿湿漉漉的小鼻尖无意识蹭他脸,累了,就合着眼往温暖的地方拱,缩成小小一团白。
  
  琴依旧横在那儿。
  
  玉石为身,天丝为弦。霰雪拂珠,巧夺天工。抚琴时有浮光荧动,月白皎柔;安宁时留琴身浅粉,素衬衣袂。
  
  戴妍琦抚琴抚得满手是伤,袖画红梅斑斑。而那血有的落下去,无声无息珠渗琴身,早没了痕迹。
  
  肖时钦看着这琴,心里冷下去,冰天雪地似的瘆漫骨肉。
  
  戴妍琦不让他听,她的请求肖时钦最不擅长拒绝。
  
  谁人可以不年少?灾厄以前是恣狂,聪颖慎睿如肖时钦,也逃不过为助大道理千万载流传,再添一笔教训,触目惊心。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他看到她受琴所累,为琴所伤,却每每被推拒到触不可及的地方,从此不闻琴音。
  
  洪荒有琴,其名伏羲。
琴音入心,听者一念。
为善宁心,为恶控神。
  
  肖时钦将雪狐两只滴血的前爪包裹在掌心,小心翼翼熨着,撩袍挡开冰原寒风,去往飘雪深处。
  
  从此机关索索,不闻心音。
  
  
  周泽楷曾想过,心音难递,情字难解,他要如何传达。
  
  这一想百年,如今看来都是无用功,叶修此刻在他身边,是不在任何计划内,却在他势在必得的结果中。
  
  血脉失控选在觉醒的七日后,他推测正是叶修休整毕了的时候。叶修能感知到他,又有能力解决,也不会被他误伤。
  
  这不是赌,周泽楷从来就没有筹码。他只是用尽了一切气力去尝试每一个可能——每一个,能够不再错过的可能。
  
  他从来一无所有。
  
  但是,叶修来了。
  
  第一次将缩地成寸用在跑路上,还是为了跑自己族人,周泽楷借由这微妙又无法言喻的心情,确实了叶修在他身边的现实。
  
  方才的捉襟见肘和某人的袖手旁观都被幽冥血海吞了,周族长此刻无比幸福满足!
  
  ……如果没有迷路就更好了。
  
  “哎呦!姑奶奶别啄了成不?小周看着呢!我英武的形象……”
  
  “可是我饿了。”
  
  “饿了啄我也没用啊……”
  
  “我以为能纠正一下的你的方向感。”
  
  “……”
  
  一人一鸟的战争最终以鸟的胜利告终,幻形的凤凰得到去石湖抓鱼的承诺,欢快地一声锵鸣,被人一拍脑袋,不见了。
  
  围观了一场现实版哄小孩的家庭教育剧,周泽楷和男主角面面相觑。
  
  顶着眉心一个红印和一头乱毛的男主角叶修看着周泽楷,沉默半晌只能说:“想笑就笑吧……”
  
  “噗。”周泽楷从善如流地笑了。
  
  你怎么这么听话呢?!叶修无语哽咽。
  
  青年勾着嘴角弯着眉眼,这一笑起来似是身心都舒畅,叶修看愣了一下,就被他抢上前,打理好了凌乱的衣貌,还顺好了毛。
  
  摸了下脑袋,叶修疑似自己方才被当小孩看顾了,只是对上周泽楷的眼睛,心里隐隐约约的猜测难以置信,却是什么话也不好说。
  
  巫妖多俊男美女,周泽楷是为其中翘楚。只是叶修自认自己是帅气逼人,周泽楷也打动不了他,看脸全当欣赏了,反倒是相对于多数人一眼钟情的颜貌,叶修更在意这双眼。
  
  这怪不得叶修想太多,几天前在轮回他就被迫发现了,周泽楷看旁的眼神和看他是不一样的——被迫,源于他盯人超过三息,就会收获一个眼神一个微笑。
  
  青年眼眸本就黑沉,深如涧渊,平素波澜不显,看人是认真,认真也疏离,谨守恪礼得界限分明。可一转眸看到他,澄清的光就从深潭里安安静静照过来,似是河汉揉碎了都在他眼里,掬一把星辉缱绻,不言说。
  
  叶修错开眼,背过身去。平地起雾,袅如灵蛇,丝丝缕缕漫过来,铺天盖地遮人耳目。
  
  “来了。”
  
  周泽楷点头,复想起两人背靠背叶修看不到,嗯了一声。
  
  “无根而来,散落而去……”
  
  远处遥遥传来人声,忽高忽低,诡谲莫测,似掐着脖子的尖利,刺得耳膜生疼。
  
  这两句话反复回荡了几遍,低弱下去,归于寂静。
  
  一息。
  
  声声凄厉如泣血,曼曼尖笑如鬼哭。四面八方穿透林海白雾的人声,如钻如锥,霎时钉进识海。
  
  “自身不保保天下,可笑可笑!”
  
  “千年弹指,笑世事,笑人心,何狷狂?”
  
  “有万千物,无一二归,善也恶也?无善无恶,不可逆不可追,无用无用!”
  
  “虚耗何虚耗……”
  
  往事如风,尽数付了笑谈。多是自以为忘却前尘,到头来无处可逃。
  
  狌狌会人语,能言过去。叶修听来自是知晓言中旧事,于是眼前烟雾散去,他抓一只鴸鸟在手,身后走来一人,他转身。
  
  朝空晴好,绿海摇波如叠。
  
  听到狌狌叫声时,周泽楷突然意识到,鬼林一直被传作有进无出,距此地不远的幽冥血海也是一大元凶。
  
  据叶修所言,鬼林实为一八卦阵,阵位变化无律可寻,连时数间隔也不定,上一刻寻了生门,下一刻就变了死门,是以为一大凶地。而如今他们在休门,阵位没变,却依旧事有蹊跷凶兆,除却戾气扰了阵意,他不做二想。
  
  几重音叠远至近离,入周泽楷耳中的,都只有一句六字,翻来倒去。他眼前荡开扭曲幻象,如石破涟漪,碎成火树银花的喧嚣,炸响苍穹。他蓦然回首,撞进一个劫。
  
  星子沙数,灯影憧憧如氤。
  
  
  “喻族长?”
  
  “嗯?啊,抱歉,刚和少天聊了会天。”
  
  王杰希那只大一些的眼睛一抽,感觉有点瞎,默默撇开眼去。
  
  把族长与大祭司间可意识交流的便利用在秀恩爱上,喻文州一点滥用职权的自觉也没有,“毕竟少天最近比较辛苦。”
  
  王杰希突然理解了,徐景煦受妖族暗算致使言灵能力暴走,蓝雨上下不敢多言半句。
  
  ——不说话,对黄少天来说是挺辛苦的。
  
  剑尖穿喉过,今日第五个入侵者的血献祭了冰雨,黄少天打了个喷嚏。
  
  “你知道水炎胎在哪,为何骗江波涛?”今日查看徐景煦的状况没有再恶化,两人心情好了许多,用祖巫间近距离的传音在蓝雨地界聊闲话。只是聊过了,王杰希突然就话起锋锐,显得咄咄逼人。
  
  喻文州一时转换不过来,腹诽了一下王杰希的不按理出牌,顿了顿才答:“我信他不欺我。可轮回,不得不防。”
  
  轮回自周泽楷升任族长后,一时风光无量,连续两次在荣耀上赢得了驻扎人间的资格,人间的信仰之力流入轮回,这百年来,它的扩张太快了。
  
  “更何况,我是不信叶修。”
  
  王杰希困惑,“是因前日那妖气?”
  
  喻文州摇了摇头,“七天前,有人闯了蓝雨禁地,给我留了句话。”他看着王杰希神情,眼里光明晦暗。
  
  “王族长。”王杰希平静地看过来,喻文州伸出手,“我以为,我们可以交个底。”
  
  
  “族长。”
  
  张新杰一扶镜脚,单片镜面上映出殿内断瓦残片、烟尘腾飞,他问:“发生了什么?”
  
  韩文清挥去拳上碎砾,目光收回来,面色不佳,“有人闯入。”旋即大步迈开,和张新杰擦身而过时留下一句,“跟我来。”
  
  镜脚垂下的银链轻轻晃动,在扬尘中划出冷光,张新杰一言不发地跟了上去。
  
  
  “我相信沐橙。”
  
  楚云秀霓裳垂了地,身后是熊熊烈焰,红透半边天。她如浴火而来,笑意却如水清浅,对李华歪了歪头。
  
  “不管你信不信哟。”
  
  “……”李华脸一下绷不住,很是无奈地垮了肩,“听你的。”
  
  楚云秀眉眼一弯,身形如风,挽了人胳膊就跑。
  
  “走走走,陪我去挑话本。”
  
  “等……话本?你又用烟雨楼收话本?!”
  
  “不然呢?”
  
  “那是烟雨的情报网!”
  
  “一样啦,物尽其用。”
  
  “……”
  
  深涧之下,黑影隐没其中,环顾周身火海,往尽头走去。
  
  天火焚地,燃炎万里,烟雨曾是一片火海,族众苦寻一隅之地挣扎延续。至楚云秀任族长,为先代不能为,劈深涧,设大阵,聚天火,烟雨方有今朝繁芜。
  
  黑影停下来,此处火舌卷成莲花状,包裹住内里一团光。一缕黑烟缠上去,绕了一圈回归,黑影微震,凭空化雾消散了。
  
  
  “喻族长果然不可小觑。”
  
  喻文州拱手,王杰希无声叹息,终是道出自己所获谶言。
  
  “万物自化,无为无不为。为是为,为非为,无为非为,无为是为。”
  
  “天地道无情,无情孕有情,有情生极情,极情棺无情。”
  
  “此言是……”王杰希听喻文州说完便是一惊,看喻文州对他的反应果然也是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不由叹道,“难怪,你不肯给江波涛交底。你怀疑叶修是……”
  
  “是天地道。”


——待续——


这更一直处于码1500删1000的苦手状态,最近不老歌也打不开所有肉肉吃不了,内心几乎崩溃!!!

重点:【三次元修罗期将至可能断更】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