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砂海

全职埋坑,基三中毒,凹凸深陷
杂食,不吃伞修叶蓝

【全员/主周叶】《山海游》

※基本全员cp1v1,个别自由心证,主刷周叶感情线。

※不考据,我们不考据。

————————————————


第三回 晓梦微熹


  何水无鱼?何山无石?何人无父?何女无夫?何树无枝?何城无市?
  
  烛影笼在纸绢后,身前身后皆灯廊万里无端,尤自昏昏。周泽楷一路行来,所见俱是贴了字谜的花灯,却无一字辨的清。
  
  来时路幽幽,前路又未明,他不知走了多久,只觉漫漫长夜踽踽独行,专为寻一盏灯一个谜而来。
  
  而今寻到,他驻足。
  
  一纸清秀小楷,如美女簪花,墨香含素,入眼悦目,入心却扰。
  
  那人告诉他,是苦是甜,苦在求不得,甜在尚可待。
  
  彼时他思虑单纯,不解其中滋味,而守望数百年来,以为等候无涯,再多滋味也品了个翻覆来去,是苦是甜终难分得清。只教把轻风和月的柔情,磨成了噬骨吮血的执念,几成痴妄。
  
  周泽楷在一盏一盏逐个自燃成灰的花灯火海里,无端起了念头:此次再错过,怕是今后年年岁岁生世轮回,再求不得。
  
  他拈一张纸,火舌从一角卷起,烧尽未知少女闺中绮思,也燃去他未竟情意之滥觞,都是不可言说。
  
  尚可待。有幸今朝人归来。
  
  闇夜褪去,白昼袭来。
  
  
  “一定要是水炎胎吗?”
  
  “没错,你们也该庆幸幸好新觉醒的是火神祝融,若是换了别的来,我也是无计可施。”
  
  “可是轮回从无此物,族长的情况想必也是耽搁不得,适才见前辈出手神通,颇有成效,可否暂留……”
  
  “打住。你让我留在轮回?不可能不可能,前辈我很忙的,除非让小周跟我走。”
  
  “好。”
  
  “我知道你们舍不……啊?你说什么?”
  
  “我们族长就拜托前辈了。”
  
  “不是,小江,你刚不是还怀疑我吗?变卦这么快太不体恤老人家的心脏了。再说,我现在一散人,带一族族长上路像什么话啊。”
  
  “像话。”
  
  讨论的对象突然醒了还插了句话,在座三人面面相觑没一个反应过来刚才那话谁说的,直到床上人哑着嗓子咳了个眼泪汪汪,这才恍然大悟,手忙脚乱端茶喂水。
  
  好歹缓过来了,周族长还朦胧着一双眼,就死抓着叶修袖子不放了,“像话!”还新增了语气起伏。
  
  叶修:“……”
  
  都当祖巫多少年了怎么还整得像雏鸟情节一样,叶修无奈,突然感觉袖中掌心一痒,下意识要挥开,却被抓牢了,另一手去拨,到半路转而压着袖口,不再动了。
  
  周泽楷在写字。
  
  两个字下去,手指不动了,叶修也凝重了。他抬眼一看,江波涛和苏沐橙都退到屋外,只剩下他和周泽楷,于是他抬手敛袖……没抬起来。
  
  叶修意味深长地盯着床上坐起来的人,沉声问:“小周是想试试断袖吗?”
  
  
  江波涛没想到两人谈得那么快,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叶修推门出来的时候就已答应带周泽楷走。
  
  叶修答应得这么干脆,江波涛反倒犹豫了。先前周泽楷昏迷的半天里,他除了安抚族人整顿秩序,就是担心周泽楷的安危。他见叶修对周泽楷有益,当然要先抓着不放,只是如今人醒了,他得空细细想来这七天诸般变化,对叶修这个人也不尽相信了。
  
  周泽楷要见他,于是江波涛推门进去,阖门前见苏沐橙从树冠上跳下来招呼叶修,突然想到,虽然叶修不再是嘉世的祖巫,可苏沐橙的信仰还在嘉世。巫族合心远胜于妖族,正是缘于信仰不可作伪。既然如此,百年前蹊跷事端,百年中间隙鲜明,这事要怎么算呢?
  
  门扉阻去风送笑谈,他回身落座,杂念思虑尽数沉下,心湖无浪。
  
  周泽楷给他斟了杯茶,江波涛没动,若他没想错,这杯茶喝下去,就当是饯别了。他不敢动。
  
  自顾自喝了三盏,周泽楷饮茶如饮酒,却是愈饮愈清醒,他放下茶盏,第一句便是,“我跟他走。”
  
  江波涛问:“他是谁?”
  
  周泽楷:“叶修。”
  
  
  “不该是叶修。”
  
  喻文州立于崖边,脚下万丈嶙峋,他轻飘飘一句话散在风里,好似只感慨风景如画,却机锋暗隐。
  
  蓝雨域外峰崖之顶,泠风浩荡,从此上望去,天地苍翠,绿漪浮动,观之如心胸淼淼然,万物一粟。
  
  王杰希不去望这些风物,他退在崖内,极目远望,听到喻文州这话,也只是淡淡道一句,“他如今不是祖巫了。”
  
  祖巫血脉强横,一旦觉醒就会盖过本体血脉,而叶修是巫族掌地以来的第一代祖巫,他们谁都不知叶修本体是何物。
  
  他们不知,应当是有人知的。
  
  “不知韩文清是何反应。可惜蓝雨的通讯台眼下是无法用了。”喻文州摇了摇头,恼怒由心起,却尽数化成了遗憾口吻。
  
  “蓝雨当如何?”王杰希问。
  
  喻文州情绪起得轻浅,收得也快,他温然一笑,道:“蓝雨无法如何。”
  
  王杰希沉默,喻文州话里似搪塞推脱,搁在蓝雨如今情境却也不无道理,只是他知喻文州是何人物,也不尽信他话,只等他下言。
  
  果不其,崖边玄袍临风鼓荡,轻悦言语逐遗风,是延是问:“王族长,此地美景,何不来一观?”
  
  王杰希终于收回视线看他一眼,只回:“崖险风高,太危。”
  
  太危。不是一族之长该站之地。
  
  喻文州笑意更深,看一眼脚下万丈森海宏景,却道:“不危何以视天地之大?”
  
  话题就此打住,谁也不欲说服谁。微草和蓝雨不同,喻文州的争雄野心可言之昭然若揭,王杰希却更需思虑周全行之谨严;而蓝雨新盛之势,喻文州必须展一番宏图霸业引领族众,微草根基深厚,王杰希却无需以身涉险稳固部族。
  
  各中自有各中道,身在其位,多是身不由己,无需诉说。
  
  站得太高,久了觉天低云漠,喻文州转身离开崖边,没来由道了一句:“妖气太重了。”
  
  “是啊。”
  
  
  “你……是巫是妖?”
  
  江波涛在安置好周泽楷的第一时间,这样问了突然出现的男人,这张脸是叶修的,苏沐橙也在他身边,但这人的气息是陌生的。不仅仅是剥离祖巫血脉后回归本体的差异,根本就是妖气过重。
  
  “什么都不是吧。”他一摊手。
  
  “你怀疑他?”苏沐橙蹦到前面来,对着江波涛凝眸竖眉,架势颇足。江波涛连连拱手,就见苏沐橙被一掌按在头顶揉回去了。
  
  男人边揉边笑,“沐橙你别激动,怀疑才是正常的。”他转而对江波涛说:“你自便。”
  
  江波涛:“……”自便个什么鬼?
  
  “叶修前辈不解释一二吗?”这就当是信了面前人是叶修,但一码归一码,信和解释是两码事。
  
  “太麻烦了。”叶修垮了肩,提拎着胳膊去转手里的伞,“你问小周呗。”
  
  周泽楷说是叶修。
  
  除此之外再无二言,说这话时他眉眼也是平静舒畅的,像是陈述一个再毋庸置疑的事实,也像是单纯只想叫这个名字。
  
  这份笃信江波涛听的出来,却不知该说什么,而周泽楷似乎也无意与他解释。
  
  缘何如此他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但周泽楷一向心绪内敛,因此直到嘉世遇袭那回,他才从挚友过激的反应中察觉些端倪。
  
  谈也谈了,问也问了,想也想过了,他细细梳理已经时间消磨的零碎记忆,方惊觉并非情浅,而已意深。
  
  那是如心悬曜月,细密情意随星辉落尘,染在少年额发汗珠的坚韧执拗,沾在青年眼角眉梢的默然守望,溯洄了个昔日经年。
  
  追逐一个遥远且虚实不明的背影有多难多艰涩,他从周泽楷身上看不到半分,他只能看到他百年如一日地努力、执着、等待、拼搏。
  
  叶修所站何其之巅,周泽楷亦不甘其后。
  
  因而周泽楷的回答在他意料之中,他不反驳,却也未置可否。
  
  举世芸芸,叶修此人最是他看不透。这人站在面前,从头到脚坦荡荡的一眼看透,看透了还是谜;这人处在历史中,从始至今追本溯源都无处寻,本身就是个谜。
  
  看不透,当然心不安。
  
  但叶修却把日子过得太通透,以致心纯者一眼明晰,混厄者一念污浊。
  
  叶修从不屑去解释自辩。信者自信。
  
  眼前这人也是这样,事出反常到了他这,尽数揽手入怀,成不了妖物异端,反孕了步步生莲的清妙玄哉。
  
  这是叶修的风仪,世间无出其右。所以江波涛信。所以即使在眼见挚友付出良多,却不求丝毫理解回报后,他心有不平,却也无法对叶修贬低怨愤。
  
  于是他说:“既然如此,有劳叶修前辈。”
  
  两人都是明镜心,终有拨见云开月明日,端不得他操心许多。
  
  且若真要抛开私心私情去权衡,除却心性行止外,单就人身安全而言,有叶修在还是很可靠。
  
  江大祭司就这样顺利地在不知不觉间把族长卖出去了……
  
  如果真是不知不觉也好了……被族人一围围得里三圈外三圈头上还飞一大坨的时候,周泽楷内心的神兽开始弹跳准备随时撒丫子奔。
  
  叶修有先见之明地把一切物什包括巫族女神都塞进了自在境,眼下是双手抱怀躲的远远的,兴致勃勃地看周泽楷在族人的昂扬激情中左右支拙。
  
  平日里有江波涛挡着,现在江波涛主持部族修复去了,留下一定程度上属于自作孽的周泽楷孤军奋战在族众信仰的第一线,周泽楷都快阵亡了。
  
  “好了好了让让让让……你们族长现在身娇体弱,万一被扑倒你们谁负得起……哎呦!谁的咸猪手!”
  
  周泽楷闻声如蒙大赦,半惊喜半幽怨地看过去,一个身影拿着伞间戳着戳着,啵地一下被人群吐出来了。
  
  几乎一个倒栽葱。周泽楷下意识飞身上前,唰地把人揽怀里。
  
  四目相接。面面相觑。
  
  叶修回过神,把人胳膊抓牢抓狠了,目不斜视,端的是言辞铮铮,视死如归。
  
  “来吧,小周。”
  
  “嗯……嗯?”
  
  “前辈带你飞!”
  
  
——待续——


ps:摩擦摩擦~嗖~跑路是好好谈恋爱的开端_(:з」∠)_

反复改了三四遍的实践证明,这篇爆字数不太可能,但是有了完整大纲码得so happy!【决定长蹲不走了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