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砂海

全职埋坑,基三中毒,凹凸深陷
杂食,不吃伞修叶蓝

【全员/主周叶】《山海游》

※基本全员cp1v1,个别自由心证,主刷周叶感情线。

※不考据,我们不考据。

————————————————

【本回微双花



第二回 故人归


  叶修眼下心情是挺微妙的。
  
  他此时应当算是温香软玉抱满怀,还是美人主动投怀送抱,哭得梨花带雨,甚是怜人,不知教多少族众欣羡。
  
  只是他记忆中的苏沐橙,仍是一只喜欢在他头上做窝肩上蹦达的小凤凰,如今乍一见她劲装加身,青丝高束,眉眼沾尘,依稀恍如隔世。
  
  曾在嘉世时,苏沐橙几乎不化人形,一直幻形跟着他,族众只当她不喜,却不知那时凤凰仍未成年,无法自己化形。她可借叶修之力化半态,只尤会留下些许凤凰火羽覆在双肘耳后,难以遮掩。
  
  只是而今,叶修一梦醒来,昔年小火凤已成了年修了人形。
  
  巫妖化形由心,彼时尤是碧玉年华的少女,今时已是花信之年的大姑娘。
  
  叶修想来是微末欣慰涌心头,只那一尖上戳着愧疚自责,酸涩难言,无端有了喟叹。
  
  吾家姑娘初长成哪!
  
  长成的姑娘是一张俏脸惊为天人,搁人间就该是能吹得上君王枕边风的主,若是再碰上王朝倾覆,史官臣民们便又该为红颜祸水的事例,添上几笔新名了。
  
  叶修一个劲端详美人,美人皱下小鼻子问:“怎么了?”刚哭过的声音黏黏糯糯,多了几分撒娇的俏人。
  
  叶修揉揉她脑袋,“没什么。”
  
  “咦,你的气息怎么……”
  
  竖指按下苏沐橙即将出口的疑问,叶修摇摇头说:“先离开这儿。”
  
  苏沐橙在这幽冥之地呆了三日,即使有了他本源之力的保护,对化形未久的火凤而言负荷也是极大的。他见她额上泛着青黑,想是已有戾气入体,再呆下去,实属不宜。
  
  而他方才分海而出,气息霎时四溢,就如同闇夜燃火,昭昭然向野兽宣告此地有鲜活食物,只待吞食。
  
  叶修记得距离幽冥血海最近的便是轮回,他辨认下方向,原地转了三个圈,回过头悠然一笑。
  
  “轮回哪个方向?”
  
  苏沐橙:“……”
  
  
  历史的进程在兴衰更替之时显得尤为迅疾且精彩纷呈。
  
  远离血海地界后两人先寻了个隐蔽处,叶修拉着苏沐橙在他的自在境疗养,一边为她驱除戾气,一边听她絮絮讲来他沉睡以后的世事变迁。
  
  苏沐橙的嗓音清丽柔和,那一桩桩一件件惊天动地的事由她说来,褪去了锋锐惨烈,蒙上层波漪暗涌,只教细细想来一番回品,心里是捺不住的发怵。
  
  上古十大神器被翻天覆地找出来七个,每一个出世都是场没有硝烟的腥风血雨。此一日异象现,此一处便是尸横遍野,第二日却又锦绣河山,似海晏河清。此一日在你手,此一生便是永无宁日,直至身死易主。
  
  这些消息被烟雨的探子源源不断地送进来,到李华手上,到楚云秀手上,到她手上。她百年来看着生生死死被寥寥几笔写成一个数字,跟上部族所属,钉在绢面上,初时捧之若重逾千钧,往后再捏来不过指腹轻轻一合,再无法可想。
  
  直到后来她见了一个名字被写在上面,惊得绢落火盆,被燎去一角。
  
  生死不知。
  
  这四字分量较以往应是轻了不止一分半点——倘若它们之前跟的,不是“孙哲平”三字,打头也不是“女娲石”三字。
  
  神器化人。她是见过的。
  
  而后的悲剧,她也是亲身经历的。
  
  是以三十年前,张佳乐剥离祖巫血脉出走百花,她听楚云秀对她转述,也只是了然。
  
  已是不算太坏了。
  
  她轻压鬓花,俱是往事袭来。
  
  
  叶修盘坐着,从头到尾沉默如塑,待苏沐橙讲完了,他也是蹙眉不言。
  
  数百年更迭,说来除却生死无大事,只是其间光风霁月之时少,阴雨晦冥之时多,直教人不痛快。
  
  一盏茶过,叶修长舒口气,兀自喟叹:“多事之秋。”
  
  
  “又是风雨欲来了。”
  
  王杰希打开通讯台,扫了眼蓝雨留讯,是自叹也像是说给谁听,回复一句“速来。”,转身出了内殿。
  
  次日,王杰希秘密离族前往蓝雨。微草无祭司,是以指高英杰代行祖巫权限,通讯台为其开放,巫骑听他号令。
  
  
  “如此说来,时局已是箭在弦上了。”叶修沉吟,“只是妖族何故态度骤转?”
  
  “为什么这么说?”
  
  “当日妖族来袭,我曾出言挑拨试探,发现五圣中飞廉与飞涎貌合神离,呲铁和九婴争锋相对,都有效仿东皇太一的野心,而看那计蒙不情愿的样子,似乎很羡慕商羊和钦原未来。”叶修说出自己沉睡时整理出来的头绪,试图慢慢抽丝剥茧,“妖族内部不和是它大忌,就同巫族族众稀少一样,若非有万全把握,它们断不会挑起两族大战。”
  
  听罢,苏沐橙也皱眉,却是冷不防被一指弹在眉心,一声叫疼。
  
  行凶者笑道:“大姑娘家的别装深沉,绷着脸会长皱纹的。”
  
  姑娘捂着脑袋拿一双俏目瞪他,叶修正打算说什么,却见她蓦地坐起,似是想到了什么。
  
  “对了叶修,两天前还有一个人也出现在了幽冥血海……”
  
  唰——
  
  叶修站起,面朝一方。苏沐橙先是一愣,正要询问,突尔也是脸色大变,腾身而起。
  
  “这是……这气息……叶修?”
  
  “是祝融。有谁觉醒了。”叶修振袖待出,不忘叮嘱,“沐橙你先留在这。”
  
  “等等!”苏沐橙急声,双掌一合,银光以指缝溢出,熟悉的气息让叶修瞪大了眼,“带上这个!”
  
  银伞悬浮。伞面流纹闪动,威势鼓荡。各色光华环绕追逐,头尾相衔,流光溢彩。
  
  叶修抬手,握住伞柄。
  
  炫彩隐遁,没入伞身。除却光泽如银,触感如玉,朴实无华。
  
  “谢谢你,沐橙。”叶修一手拂过伞身,凉意翻了旧时账,掠过心山万里,抛诸脑后。
  
  现下不是多想的时候。
  
  平地起雾,苏沐橙一个人站了会,转眼去看身后莲池万顷。
  
  无舟可渡。
  
  
  水与火的抗争在轮回上空上演。
  
  江波涛透过水幕看中心暴动不已的火团,是连苦笑也做不出了。
  
  此阵名堪离。是最好的封锁阵法,自轮回创始以来困过巫妖无数,却没想到,有朝一日,会拿它困周泽楷。
  
  吴启等人列阵四周,他为阵眼,大阵每一次的冲击承受以他为最,短短一炷香,他就已胸口发闷。江波涛无法去想,倘若周泽楷真正暴走,何人能阻?
  
  “怎么回事?”
  
  大阵出现一瞬间的失衡,传递到阵眼这儿江波涛就明白是吕泊远的阵位,他放声询问,回答他的却是吕泊远旁一个阵位的方明华。
  
  “刚才有谁进去了!”
  
  啊?江波涛没反应过来。什么进去了,进哪里去了?
  
  他不及问出口,眼中就惊现了一幕真相,吓得手一抖,终于明白了吕泊远的反应何来。
  
  水幕之中,火团旁侧,一个人。
  
  那个谁!你那个谁?什么时候进去的!等,你怎么进去的?!
  
  无人可以回答江波涛内心的咆哮,事实上所有列阵的成员,内心都有不明生物撒欢奔过。
  
  只是且不论阵外人做何感想,阵中人倒是挺平静的。
  
  叶修方才撕开了水幕进来,乍一踏入其中就被热浪打了个正面,旋即如身处火海,只觉衣角发梢都被烘得卷撩起来。
  
  中心巨大的火团四溢狂暴的火元素,火舌吞吐间依稀可见其中包裹的人影。
  
  叶修确认了火团中心的气息,印证心中所想,遂放开力量,全身笼上层青芒,这才迈开步子。
  
  然后他停住了,不好的预感从心头升起。
  
  那火团向他来了。还是如天外飞石那样撞过来的!
  
  完了。江波涛等人眼睁睁看两者相撞,双目被灼亮夺走几息视感,心中拔凉拔凉的。
  
  待可视物,众人皆是目瞪口呆,眼中所见,两人,一伞。
  
  那银伞飞旋,伞面外隔下火浪滔天,炎潮盖地,伞后,空无一人。
  
  执伞人不在其位,寻了杀意去找,得见一手悬于百汇穴上,莹润如玉,苍青芒动,杀机毕露。
  
  “小周。”叶修漫不经心唤一声,掌下人周身卷动的火舌一顿,竟是微微收敛了,于是他笑,“真要玩脱了,我只负责留全尸啊。”
  
  “掌下留人!”
  
  江波涛一个没忍住,喊出来这话,喊完了,几乎就要掩面而走。可他偏走不得,阵眼是他,大祭司是他,更何况,族长还在那儿呢!
  
  阵中那被高温扭曲了视线而看不清模样的人似乎是听见了,往他方向转过头,江波涛急急忙开口,字句却尽数哽在喉咙里,险些把自己呛个昏天黑地。
  
  他忧心忡忡的族长,以一个标准的猛虎扑食的动作,扑进了那人怀里……他觉得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叶修只觉得自己被一个火球咚地一声击中了,扑面而来的热浪猝不及防让他瞬间无法呼吸,烤得眼睛也睁不开,马上就要把人推开。
  
  下意识眯起眼去找落手的地方,叶修就撞进隔在熊熊炎浪后,那双如经淬炼的黑眸。
  
  心意是真,落在言行上,就隔了层罅隙,参不透真假。高明人在眼睛上也可作假,这里假得最真,也最容易露馅。
  
  叶修最会看,也看过无数人,眼纳三千世界众生百态,他从未沉入过。
  
  而今这一双眼,不清明,不澄澈,茫茫然然,全无焦距,他却开始往下陷,沉沦得飞快。
  
  只因这一双眼里,天地无相,只有他。
  
  推拒不得。
  
  叶修手伸出去,使不了力,搭在人肩上。恍惚似面前人笑了,却看不真切,只有那双眸越来越近,唇上覆了个火热的柔软,烫得他差点跳起来,手上却仍是没用力。
  
  到底,发生了什么?
  
  
  谁能解释一下究竟是怎么发展到如今的状况的?
  
  大阵也撤了,人也默了。一群人傻站着围着中间两人,氛围死寂如丧考妣。最擅交际的江波涛一个劲地重复张嘴闭嘴,就是没一个音。
  
  这阵势诡异里又有几分可笑,实在不在族众想象范围内,可大家又是心理素质过硬的,短暂惊诧过后,各个都是捺住躁动,亟待上层指示。
  
  江波涛苦恼,周泽楷身上火焰在慢慢消散平复,应当是好事,只是这姿势怎么看怎么不对。他沉吟地犹犹豫豫,只能道:“大家都……小心点吧。”
  
  小心什么?不知道啊。
  
  这是江波涛下达过的最不明所以的指示,从前,他是负责翻译这样让人一头雾水的命令的。
  
  可是就算再不明所以,该执行还是要执行,于是众人就开始盯人了。
  
  族长手臂又加力度了。距离又贴近了。那人手指动了两下。似乎是要推开了。哦,换了个姿势。继续小心继续小心……
  
  待到围成圈团团坐的一众又换了几种站姿坐姿躺姿的组合方式,场中终于出了变化。
  
  只见那闯入者周身青芒一闪,紧贴他的人就猛然被推开几步,踉跄停下,垂着头,而那人旋即跨步上前,以手贴额,青光又现。
  
  众人可见自家族长体表炎气已无,正舒口气,就见他们族长身形软倒,惊呼出了半截音,人已被另一个接在怀里。
  
  这一口气悬而不提,着实一阵堵。江波涛此时却终于见到了闯入者的模样,也是一声惊呼,气也顺了。
  
  “叶修!”
  
  闯入者一手揽人,一手引伞拄身,闻言对江波涛一点头,正是叶修。
  
  他神情有些微妙,开口道:“小江好啊。”
  
  “前辈好。”江波涛恢复常态快如变脸,礼节性招呼,“不知……”
  
  “等等。”叶修打断他,“我们下去说好吗?”
  
  他拿伞尖指了指距脚下几十丈的地面,强调了一个他们还在半空的事实,严肃道:“带人飞很累的。”


——待续——


感觉状态不太对,改了几次就只能这样了……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