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砂海

全职埋坑,基三中毒,凹凸深陷
杂食,不吃伞修叶蓝

【全员/主周叶】《山海游》

※基本全员cp1v1,个别自由心证,主刷周叶感情线。

※不考据,我们不考据。尽是胡言乱语当风月话本一看就好 。

——————————————————



  洪荒古纪有载:天地蒙昧,是为太古,不可考。
  
  
  此一句三断,便是世界最初名状,止于三字——不可考。
  
  而后史书籍册纷呈万千,俱是笔墨如新,言辞如白,不可细究。直至一无名残卷出,辗转几人手,呈阅当世圣贤,方有定论。
  
  
  是书言:混沌初开,连之天地,万物无踪息矣。其间孕者青莲,叶又五,花开瓣二十又四,结一子。
  
  而逾亿万载,盘古大神方于子诞,执开天斧裂天地,以身擎踏,天日长一丈,地日厚一丈, 如是一万八千年,初定乾坤。
  
  盘古大神感世无生息,遂身化洪荒。是故今人视日月星辰,江河湖海,山岳沃土,金石草木,风雨雷云,皆其身所化。
  
  
  残卷寥寥数语,配之古图墨画,翻来不过掌心轻薄数页,千亿年之重落笔几行几字,讲了洪荒之初,天地由来,却只字不提人者何来。
  
  于是世人不乐意了。再往后,出了女娲补天,捏泥成人一说——诞生自神灵之手,似是终满足了人者无穷的想象力,和与天地比肩的骄傲,方落得消停。
  
  然而残卷是为残卷,只因它原是完本。
  
  
  后有言:地势极而有血海,盘古大神之脐所化,方圆几万里,鱼虾不兴,虫鸟不至,是集天地戾气,名幽冥。
  
  神身陨落之际,三清气升而成太清、玉清、上清,十二浊气降而成一十二祖巫,左目所化太阳星育妖族二皇,是以巫妖对立源此时起。
  
  十二祖巫系盘古大神一脉,身掌洪荒元素。妖族二皇师鲲鹏,立妖皇宫,统御天下妖族。
  
  逾数载春秋,战起。
  
  百年弹指,生灵涂炭,天泣地杀,道数尽。巫妖两族元气大伤,至三清出而战歇,使巫管地,妖管天。
  
  此战毕,洪荒不复,人族大兴。
  
  
  这些,自是人族看不到了的。
  
  虚空无垠,书页落下一纸墨字,一手拈起籍册边角,指腹打了几转,翻过去。
  
  “你又在翻这无字页了。”
  
  一人提灯行来,玉柄红罩,荧光笼在其中,映出来是幽幽血色,添半分鬼气。
  
  “这一页无字,总觉不妥当。”盘坐的人阖上书册,往周身虚无的空间里一搁,伸手去拿身侧的灯。玉柄黑罩,光却是莹白的,将来人从脚往上照过去。
  
  提灯人显出形来,玄袍绣花,墨发如瀑,眼看那书册没入黑暗不见,于是转眸来瞧他。
  
  “你又不束发。”
  
  “太麻烦。”来人任由坐着的人将自己的发丝绕在指间,勾了勾唇,“不若你也解了吧。”
  
  话音刚落就是青丝铺地,绕发的手顿了顿,那发丝便脱了去,轻巧甩了个弧,远了。
  
  叹了口气,盘坐的人赶忙起身追远去的红光,边无奈道:“你怎的把我的发也解了,一会还要参加祭典呢。”
  
  “又不是第一次不束,你忧心什么。”
  
  “……”他也是无言,他忧心什么,他只忧心自己什么也没做却要接受族人意味深长的目光洗礼。
  
  “你说,那书只留最后一纸白页,这千百年来,会不会有人把它补上?”
  
  “会吗?再往后就应是现在了,巫不是巫妖不是妖,补个什么?”
  
  “荣耀时代啊。”
  
  “你倒是喜欢人间这些胡乱叫的称呼。”
  
  后来的那人不理他,径自说道:“写上虚空,写上双鬼,写上族长李轩和大祭司吴羽策……”
  
  李轩听他说,也想了想名入青史,两人在虚空部族笔书一史,缀写荣耀的情景,不由也是心潮起伏。只忽道:“写上李轩和吴羽策就够了。”
  
  身边人摇头,不驳他,而是换了话题问,“你猜,谁最有可能去补这白页?”
  
  “谁?”
  
  吴羽策睨了他一眼,按着嘴角,眼神闪动。
  
  “张新杰。”说完大笑走远。
  
  虚空行路,无向无界,而两人提灯为引,沿着吴羽策来时撒下的红芒路,渐行渐远。
  
  如往血路。
  
  灯下照袍袖边角,一为曼珠沙华,一为曼陀罗华。
  
  “云何曼珠沙华?赤团华。云何曼陀罗华?白圆华。”
  
  李轩方才坐处响起人声,慈和温怜,却半无情绪,他复叹:“天界花落了凡尘,是缘,是劫?”
  
  白页翻落,提指为笔。
  
  上书——三界。



——待续——


对不起,删文重修了。我只是想说我没有坑没有弃。

大纲成型的时候就知道该删旧文了,因为世界观、设定、走向、结局等等基本推翻,可以当新文看了……

不出意外不卡文笔的话,应该能比以前更新快。

谢谢。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