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砂海

全职埋坑,基三中毒,凹凸深陷
杂食,不吃伞修叶蓝

【周叶】少年心事(No.2)

※原名《邻家有孩初恋爱》,tag已改

※前篇邻家哥哥,后篇大学生活,因为是点文

※目前时间为小周高二,老叶大一



【No.2→宠坏要从少年开始】
 

       象征着一整天校园课堂生活结束的铃声,在晚上九点半终于响起,在一个个被水泥墙分隔成固定距离的群体,散聚重拼成新的小团体后,所爆发出的青春活力,或是群魔乱舞,一如既往地瞬间点爆了教学楼。

        “你动作快点!好慢啊!”

        “你什么时候整的书包?这么快!”

        “哇靠!寒风飒飒我心瑟瑟……”

        “我妈今早说冷空气要来让我带了围巾啦啦啦~”

        “老子还要骑车回家人干事!”

        整个教室走廊都在为骤降的气温闹闹哄哄咋咋呼呼,除了以江波涛为首的轮回小分队,他们已经保持见鬼的姿势长达一分钟之久——从铃响之前开始。

        孙翔对在自己前面排排站争当长颈鹿的几个伙伴很烦躁:都在看什么呢一个个的?能别挡道嘛!

        他的位置在最后排,和周泽楷中间隔着杜明他们一排——这不是身高问题,这是智商问题。所以他总是会在无意间被放置play了。

        因为脑回路对接不上,无法通过吕泊远的时况转播明白现状的孙翔同学决定,实践出真知,他要自己亲眼看一看,于是他扑上去了。

        “噗……”这是杜明。继背上趴了个吴启、压了个吕泊远后,又砸了个孙翔的杜明。

        被糊在桌子上快成皮卡脆的薄饼的杜明艰难地扯了扯战局以外的江波涛,示意他可以把下巴拾一拾说说话了,至少让周泽楷注意到这些可恨可恶的光明正大的偷窥分子!然后让他们从他身上滚、下、去!

        江波涛干咳一声找回自己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周……今晚……有点慢啊?”

        有点慢!是有点嘛?是非常好嘛!吕泊远和吴启苦于不敢出声,只得捶桌叹惋,一脸恨铁不成钢。周泽楷抬起头刚好扫过张牙舞爪的一坨人形,就见吕泊远和吴启直接掀翻了最顶上的孙翔,露出趴在桌上吐魂的杜明……什么情况?周泽楷顶着满脑门的问号和江波涛沟通。

        江波涛忍不住嘴角一抽,正打算给滚成一团的几个人围一围遮羞布,拉高一下智商。还没开口,周泽楷的手机响了。

        通常,人的注意力会不由自主地被突发情况拉走,比大脑思维和动作反应更快的是目光的聚集,这是普通人不可避免的应激反应,就像当一个物体突然冲向眼球的时候,闭上眼睛比闪身躲开更迅速,因而很多时候,人们是躲不开的。

        无疑,江波涛等人都没能躲开,在看到周泽楷打开信息,随后化为风一样的美男子消失在教室门口后,所有人都恍若看到了自己头顶竖起了“被卷入麻烦事件的炮灰”的flag,一群草泥马驼着四个字咆哮而过。

        ——细思恐极!

        “叶修,哪个叶修?”

        “班长叫那个……‘前辈’?”

        “不会吧……”

        “不是吧……”

        “那个叶修?”

        “什么?叶修!叶修那混蛋在哪里?!”

        “……”

        江波涛书包一甩,抬抬下巴——捂嘴、蒙头、拖走。吕泊远三人死着眼神贯彻基本方针政策决不动摇,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以前迅速撤离!

        大意了!没想到晚自习都结束了这二翔还没停止作死!Why still try,boy?!还越作越大!

        叶修是谁?

        对已经蹲守荣耀中学两三年的学生而言,那是个让人又爱又恨又敬又嫌的人,你可以从每一个谈起他的学生脸上看到颜料盘被打翻后的色彩,足足可以搜罗出一个表情包。

        对刚进荣耀中学的新生而言,叶修?哦!就是那个高考状元!就是那个希望之星全国冠军!就是那个学校横幅上出现次数最多的名字!就是他们父母绞尽脑汁也要把他们送进来的原因所在!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

        对在各领域和叶修有过不浅交集的或在校或毕业的大神而言……集火集火集火!

        总之,即使在荣耀这个精英云集的地方,叶修此人,也是一个传奇——不管是学业、能力、人缘,还是让人抓狂的本事。

        想当初,这个传奇毕业时作为学生代表发言,曾留下了一句话,险些造就了荣耀校史上最大的丑闻,如果校报允许刊登,或许没参加毕业典礼的学生们就能看到这样的标题——

        “高考状元作毕业发言惨遭围殴为哪般?”

        “是教育体制的错误还是道德滑坡? 高考状元惨遭同学毒手的背后。”

        “论言辞的魅力——这就是不好好说话的下场。”

        ……

        这句让冯大校长吞着救心丸庆幸自己让学生们空手入场的决定是多么英明的话是——同学们不用太在意,其实拿高考状元的感觉啊,和荣耀四次模拟考第一的感觉,是差不多的。

        等等那个同学你不要扔手机!!!

        叶修的毕业,是荣耀中学一代传奇的结束,“前荣耀第一人”的实力如座孤山绝峰不可逾越,但是时代从不缺少传奇,新一代的“荣耀第一人”已羽翼渐丰,只待振翅而飞的那一刻,身及那荣耀之巅。

        周泽楷,正是这新一代的传奇。

        不说德智体美、兴趣专长样样能够登堂入室,最重要的是,这孩子乖啊!让人省心啊!别说怕遭人攻击了,这孩子往台上一站,台前一排花盆都不用校方准备了,直接现场取材保证一溜鲜艳欲滴精美绝伦啊!

        看着周泽楷,冯校长觉得自己心脏的老毛病都治愈有望了。不过前提是不要再见到叶修。

        没有几个人想再见到叶修,某种意义上说,叶修和周泽楷都是属于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人。

        不同的是,前者是淤泥没人敢玩,后者是莲没人舍得玩。

        而现在,莲花冲着淤泥撒欢奔去了,又是不一样的景象了。


        周泽楷一路“过关斩将”冲到校门口,一眼就看见了站在门岗灯下的叶修,一条毛绒围巾遮了他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

        这是整个校门口最明亮的地方,所以周泽楷很清楚地看到,叶修被寒风吹红的眼尾,微微合起的两片睫毛下明亮的水光,以及瞳仁的焦距汇聚在自己脸上时,那弯成美好弧度的眉眼。

        叶修本来揣在兜里的右手伸出来,对少年挥了挥。叶修的手是公认的漂亮,一般用漂亮来形容男人的手多少带了讽刺的意思,可对叶修是不适用的。手上蕴含的事物很多,由眼看心灵,由手看气质,因此叶修整个人都是一种干净而纯粹的漂亮,即使他举止言辞似乎很容易让人觉得吊儿郎当,可是你静下心来看这个人,他骨子都是云淡风轻的,毫无负累,让人心生佩服。

        此时周泽楷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就落到那手上了。有些黯淡的白色灯光似乎都在那指尖汇聚,一挥就是一声鼓点,声声都与他的心跳契合,只觉得再不制止这手,他就要喘不过气了。

        叶修站在灯光下看处在相对较暗位置的周泽楷,看得并不清楚,上前两步两人面对面才终于看清。周泽楷一手扶着只挎了单边的书包,一手压着胸口的围巾,又是一脸红扑扑的模样。

        叶修都不知道该对这一向沉静持稳的大男孩说什么,只能边半数落半教育边给他整理整理。

        “先把衣服加上,别冻着了。”叶修出现在这里,就是给周泽楷送衣服的。气温降得厉害,晚上风又大,叶修到底是不放心,又亲自来送了。

        周泽楷穿上厚厚的外套,叶修低头给他整理围巾,“干什么跑得这么急,书包也没背好围巾也没围好,不冷吗?”

        “短信。”下课铃响了叶修短信才过来说他在校门口等,这不就是说明叶修已经来了有一会了嘛,外面这么冷的天,裹得再严实也受不了干站着吹风,更何况叶修本来就怕冷。他能不急吗?

        叶修把被周泽楷和风合力绕得乱七八糟的围巾取下来,对折,边围上脖颈,边笑道:“我发你短信是怕万一我们都没看到对方错过去就麻烦了,又不是催你出来。”叶修说着话,手里动作也没停,挑起一折穿过对折处的弯,把弯扭成倒八,挑起另一折穿过去,仔细调整了松紧,轻轻一拍,示意大功告成。

        “学着点啊小周,这种系法最暖和最牢固了,你爱咋跑咋跑,风爱咋吹咋吹,散不了。”

        “嗯。”周泽楷突然握住叶修的手捂在手掌里,不等叶修开口就抢道,“冷,回家。”

        他到底还是让叶修久等了。叶修从他脖子上取下围巾时手就是冷的,为了不打扰他学习而选择在放学后才通知他,偏偏他为了不让课堂作业缩减叶修给他补习的时间,选择了在教室赶完最后一点练习。

        因为久站和整理围巾而冰冷僵硬的手,都是因他而起,周泽楷对掌中的手哈了两口气,在手的主人触电一般吓得差点缩回去之前重新握紧,重复了一遍。

        “冷,回家。”

        “啊?啊,好。”叶修没能拽回手,也就由他去了,反正周泽楷的手常年热乎,这时候捂一下刚舒服,“我在这等你,你先去推车。”

        周泽楷又是小跑去了停车棚,叶修把手抬到嘴边,用看奇珍异种的眼神看自己手,然后哈了口气。


        这回学乖了把手套戴好再出来的小周同学,出来就看到叶修正和一个女人相谈甚欢。叶修手里拎着个袋子正边说边递过去,看到他推车来了,微微侧身似是告了别,向他走来。

        “楚云秀妈妈?”

        “嗯,沐橙现在住她家,她们高三放学时间又比你晚,正好她妈来了带带也方便。我也能先搞定你。”

        周泽楷对叶修狡黠戏谑的言辞笑意回以腼腆的微笑,就是不接他话。叶修对他这副乖巧不反驳的样子最没辙,明知这些话含了作弄,却全盘接受,碰上这样的周泽楷,叶修都没法使力。

        心塞塞的叶修最后也只能和以前一样,揉乱了周泽楷一头毛,内心感慨万分。

        ——他是不是把小周宠坏了?


——TBC——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