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砂海

全职埋坑,基三中毒,凹凸深陷
杂食,不吃伞修叶蓝

【周叶】少年心事(No.1)

这实际上是摸鱼_(:з」∠)_因为我山海游卡文了……
在基友怂恿下把标题改了,她说怪怪的∪・ω・∪【然后她提供了几个更怪的标题_(:з」∠)_
tag也改了有意向的重新订吧

※依旧是一对一,可能有多对cp。

※前篇为邻家哥哥,后篇为大学。

※这其实是点文……@嘿嘿黑那个空_呵呵 @叶修前辈 我把两篇合一篇了,希望不要介意(>﹏<)


 
【No.1→少年心事你不懂】

        临近春节,天色黑的也早,叶修从密密麻麻的法律条文收录里抬起头,拈起大拇指和食指拧了拧眉,起身去拉窗帘。

        站到窗前向外看去,以往这个时间点,若是站在这里看下去,就能看到一个白色校服的身影骑着车,沿小区的主道飞驰而来,拐个弯,就到了这栋楼下。他站在这五楼只要一喊下面的人就会听到,但叶修没有尝试过,一直都是看着这个身影火急火燎地在车未停稳时就跨下车几步小跑进了楼,然后他就回到原先的位置,等着门铃响,迎接一个脸颊红扑扑的大男孩。

        外面风又刮起来了,叶修想起中午往学校跑的那一趟,有点不放心地捡起沙发上的手机发了条短信出去,收到了秒回的信息:记得呢,保证完成任务!叶修失笑,放下手机进了厨房,解决今天的晚餐。


        荣耀中学是荣耀大学的下属学校,是省里乃至全国的一块招牌,众多尖子汇聚于此,学业竞争比赛竞争无处不在,因此而崭露头角的无数优等生无时无刻不在掀起腥风血雨。现如今正值期末,高二学子要奔三,高三学子要崩溃,因此今时今日,荣耀学府的风气依旧是魔性横生。

        “孙翔你小心点!”

        “感觉像在玩躲避球……”

        孙翔挎着篮球转着圈进来挥洒了好一把青春热汗,蹦蹦跳跳好半天不见消停,杜明等人人手一杯方便面躲过了热血少年的“盲打”,嘟嘟囔囔一落座。

        “咚!”

        “哐!”

        “卧槽!苏沐橙你不至于吧我又不是故……楚云秀!你等着我跟你没完——!”

        “去吧!皮卡丘!”

        “滚——!”

        座上众人扭成180度边吸溜方便面边围观孙翔的一天N作死——继撞到了进门的苏沐橙被她一巴掌把球呼出了教室之后,又被等在门口的楚云秀一脚踹到了走廊遥远的那一头……路过的李轩表示:这篮球踢得真有滚保龄球的技巧——精准打击到了那一头刚拐了个弯的教导主任。

        在临近高三这个学渣都变学霸,学霸都变学婊的时候,篮球怎么看都是学生与学习之间的第三者无误,偏偏孙翔这个骨灰级学渣,无视了在走廊一溜捧书狂背的文科狗,惊扰了教室一片狂做试题的理科狗,目标直指篮球——教导主任……

        占据地利的杜明少年在“直播”的呼声中把脑袋从窗外缩回来,掏出手机划拉了两下,开始摇头晃脑,“月笼人家,沉香如画。那个少年还是眉间点砂,我却归隐佛刹,不覆芳华。”

        “……什么鬼?”

        “又装逼。”吕泊远扒住桌子伸手一捞,杜明手机到手,瞄了一眼,锁屏了。

        杜明嘚瑟得不行,张口:“呃唔……”

        “杜小明同学,来,说人话。”吴启不知什么绕到他身后,直接上手勒人。杜明伸出尔康手挣扎,吕泊远秒懂,乐呵呵地把手机递过去让杜明解锁,杜明翻着白眼一手解锁一手指着他,道林黛玉经典语录:“你……你好……”

        吕泊远从善如流,握住杜明的手上下晃,“你好你好……”

        吴启把人拉远了点,不干扰吕泊远说人话,吕泊远稳坐泰山,神色如常,翻译道:“人话就是: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

        “卧槽就这么一句话你在这瞎咋呼,皮痒是吧!”

        “你信不信我们代你去发唐柔传单……”

        “这主意好!我上次看到他把那些情书都夹书里,翻翻翻翻……”

        “别啊——!”

        楚云秀双手抱臂靠在门框上,看看走廊,看看教室,为孙翔点了一排蜡,这群刚打完篮球的孩子们还记得他们惨遭年级组长抓包的队友吗?

        苏沐橙转了个圈出来了,楚云秀问:“人不在?”

        “不在,估计吃饭去了没回来吧,反正东西放那了,人回来就知道了。”

        “不问问他们?”

        “如果江波涛在我还会问,他们……你觉得现在他们有精力理我?”

        “你要是用你们班转校生,对,唐柔,去问杜明,保管他把周泽楷今天说了几个字上了几次厕所看了几次女生都给你抖出来。”

        “那是叶修想知道的我不干涉。”

        “你啊……”

        两人说说笑笑前脚刚走,后脚孙翔就回来了,四处瞅瞅,罪魁祸首不在了,只得怏怏坐下。

        “二翔!二翔!你的运动饮料!”窗口飞进来一个铁罐,孙翔同学以校篮球队新秀的反应力和准确度凌空接住,几个标准的带球过人飞奔就出了教室。

        “方锐你给我站住你叫谁‘二翔’!”

        “孙翔——!”教导主任的怒吼响彻教学楼。

        “永远都在花样作死,我简直想不出他还会用什么方式作死。”多亏了孙翔吸引众人注意力,杜明终于逃过一劫,扒拉着窗台点评,一扭头,“咦,班长你怎么还在,没回家?”

        “……”被班主任拉着嘱咐晚上各项事宜差点连饭都没吃成的周大班长。

        去洗手间抹了把脸才回来的江波涛瞄了眼脸泛黑气的周泽楷,接受了吴启等人无奈、惊恐、怜悯等等意味不明的眼神,心中暗叹:杜明你真有资格这么说孙翔吗……

        他们这帮人谁不知道周泽楷从来不上晚自习,每次铃响背包走人的速度比他们冲食堂抢饭的速度还要快,都是为了早点回家见女朋友——消息来源:与周泽楷交流技能点满的江副班长——杜明还明知故问敢说这样的话!要死由他去死!

        江波涛眼见吴启他们闪得那叫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秉着最后一点同学爱提醒熊孩子莫要再学孙翔,“杜明你忘了晚上要模拟高考报名了?”

        “噢,好像是,不过离开始时间还早,不回家吃饭吗?”

        江波涛笑的如沫春风,问:“孙翔刚才怎么了?”不能再和杜明把这个话题进行下去了!

        吴启深得其意,指指孙翔课桌,一句话阴阳顿挫百转千回:“猥琐方送‘二翔’的‘运动饮料’!” ——一坨试卷课本上面一罐“六个核桃”兀自挺立。江波涛秒懂,“他没喝?”

        “没喝!”

        “难怪……”

        ……副班长你重点是不是有点不对?被周泽楷沿途低气压过境,吕泊远继续把话吞回去持续看戏模式。

        周泽楷走到座位边突然停了下来,江波涛险些追尾,边问边错开身位,“怎么了?围巾,谁送过来的?”

        “啊?哦,刚才苏沐橙好像进来过,但是没注意她干了什么……”忙着调戏杜明和看热闹去了……

        “苏沐橙,又是她送的?”江波涛转回来看周泽楷,为他担忧,“她真没在追你?经常给你捎东西,你女朋友那没事?”

        周泽楷摇摇头,也不知他是在否认苏沐橙追他,还是在说女朋友那没事。只是那张帅得天人共愤不需要ps就能让人舔屏的脸全然没了方才的阴霾,表情柔和得就差自带背景上演校园言情小清新痴情男一号了。

        江波涛拍掉快把他后背戳出个洞的杜明的爪子,对背后浑身闪着八卦光环的狐朋狗友递了个无能为力,你们自身自灭的眼神:他也不知道周泽楷什么意思,就算他和周泽楷玩了一整个幼儿园加小学加高中到现在两年,也不能就一个摇头领悟出他心里的弯弯道道啊!更何况周泽楷在感情这方面从来讳莫如深,语焉不详,唯一确切声明了的就是女朋友不是苏沐橙。这帮家伙究竟是为什么认为他能明白周泽楷摇头里的深情切意?真当他是万能的老妈子吗!

        杜明失落,转而去晃吕泊远,无声作名画呐喊状,吕泊远被晃得晕乎,无意间一巴掌呼上了吴启,吴启怒了,伸手就把杜明整张脸糊桌上……

        江波涛不忍直视,就见周泽楷对身后的鸡飞狗跳完全无知无觉,坐下去把围巾摊在腿上,捋平了,头尾对齐,折了两折,压好,小心翼翼地放进了课桌——你是要把它供起来吗!

        内心咆哮完,江波涛忍不住出声:“小周你……”周泽楷抬头,背景花撒起!江波涛立马改口:“没什么。”周泽楷困惑了一下,也没问,拿出一张卷子,开始挂着腻死人的微笑,闪着雀跃眸光地……神游。

        江波涛在原地伫了一会,十分心累地拉开周泽楷旁边的椅子坐下,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不会是女朋友托苏沐橙带过来的吧?等等,那这样的话,难道是……楚云秀?!

        WTF!

        ——恭喜周泽楷“激发脑洞突破天际”成就达成!

        还不知道因江波涛受刺激太大脑洞突破天际而被无辜按上“校草女友”头衔的楚云秀,这时候正和苏沐橙同围一条围巾缩着脖子感慨:“冻死了这鬼天气!唉之前没看出来叶修还是个贴心大哥哥?”

        楚云秀一只手也缩进了围巾和脖子之间,冷冰冰的手触到颈上浑身一个哆嗦,觉得发热还是要抖的,“特地为你俩跑来送围巾又考虑你时间,啧啧,周泽楷竟然没被他宠坏?”

        “要宠坏我首当其冲吧,其实叶修他很温柔的,你之前没觉得因为那时候他还在这上课啊,怎么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送东西啊。”

        “温柔……沐橙你这话说出去保管半数以上男生都找你来哭他们女神‘误入歧途’。”

        “嘻嘻,说真的啊,他就是嘴欠了点,不过也都是实话嘛,主要是他们太脆弱!你看周泽楷和他同一屋檐都没说什么……”

        “还整天望穿秋水一样一见面就演牛郎织女鹊桥相会!”楚云秀断言,惹来苏沐橙捂紧了绒绒的围巾吃吃地笑。

        叶修比苏沐橙早一年,今年刚进了荣耀大学,报了个寒假实践活动,上午就去了趟电视台去完成活动报道的沟通,结果险些被冻成狗。于是中午一个电话就过来了,说要送东西过来,苏沐橙没让他送进来,只让他放学校门卫那。

        叶修知道她贪嘴,中午都有去学校外打牙祭的习惯,肯定路过门岗,拿个东西也是顺便,也没强求,只叮嘱她不用急着送到周泽楷手里,下午去食堂吃饭路过高二教学楼顺便带过去就行了。高三时间本来就紧,叶修如此行为不耽搁苏沐橙,也免了周泽楷又跑出来一趟受冻,着实称得上是贴心大哥哥。

        不过这贴心大哥哥本来是苏沐橙一人独占,自从初中周泽楷父母出国经商,把家里青春期的小男孩托给了在长辈眼里自力更生十分可靠的邻家哥哥,就被对半分了。当时苏沐橙也是叛逆期,独占欲强烈,心里不快就跑去楚云秀家,云秀妈对这乖顺可人的小姑娘喜欢得打紧,一直念叨着自家闺女不知怎么就是没几个朋友,一点不拿她当外人。

        俩姑娘也是体己话讲多了,在周泽楷和叶修的事上不知怎么达成了奇怪的共识,到了高三也就是前不久,苏沐橙以她的作息和叶修这大学党不一致,为了好好复习高考的名义,干脆搬出来在楚云秀的窝常驻了。然后,在叶修不知道的地方,两姑娘对周泽楷明言暗示,三天后,周泽楷也打着方便向叶修请教题目,方便补习的旗号,搬进叶修的窝常驻了。

        由此,周泽楷放学向家奔去的速度又上了个档位。


——TBC——

ps:又来开坑了呢_(:з」∠)_已经突破开坑上限了呢_(:з」∠)_ 还是从未写过的日常坑呢_(:з」∠)_目测不会太短呢_(:з」∠)_后续还没想好呢_(:з」∠)_

所以只有开头,先让它坑着吧【蹲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