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砂海

尽可能的磨炼文笔中,叫我砂子就好
凹凸杂食党,有粮就是爹
唯一不吃:安雷
(不是黑,单纯不吃而已)

【雷安】塞壬的迷途(4)

#伪·警匪文(不要在意时代背景)
#主雷安,稍瑞金

#这章有血腥描写,注意避雷



4.『人的本能容易坏事。』
  
  这个人好烦。
  埃米暗暗咬住舌尖让自己保持清醒,通讯器的屏幕在他眼前像螺纹一样转着圈,拎着它一角的人还腾出一只手使劲地晃他。
  “喂喂你说话啊,这玩意儿怎么用?这几个字母什么意思?你不说话我打你了啊。”
  简直烦透了。晃你大爷的晃!就是你这个家伙刚才照面就给了我肚子一拳,我现在还醒着你就谢天谢地吧,再晃晕给你看!
  “好了佩利,你把他摇晕了就没人可以问话了。”
  我真是谢谢你。埃米的大脑几乎被疼痛搅成了一团浆糊,过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这个说话的人是谁,吓得他一个激灵直接咬破了舌尖,瞬间清醒了。
  “警部真是一年不如一年,现在警校出来的人都这么不耐打了。”
  嗤笑声从头顶传来,埃米小心翼翼地咽下满嘴的血腥味,企图假装自己意识混沌无法回话。他偷偷瞄了一眼昏迷的艾比,他家老姐本就不擅长格斗术,哪里受得了这一拳的力量,现在她昏迷,他站不起来,即使没有被束缚住行动,他们也无能为力,只能寄希望于自己方才成功把消息传递出去了。
  然而,他显然高估了这帮犯罪分子的耐心,仿佛是为了警告他的不配合,一把枪出现在艾比头上。
  “不要!”埃米骤然一惊,就要撑起身子冲过去。
  咔哒。他僵立在原地,上膛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冷硬的枪口现在就抵在他的太阳穴上。
  “原来会说话啊,我还以为你咬断了舌头,这可真是值得赞赏的软弱。”这个充满恶意的声音让埃米浑身发凉,他转过眼去,阴暗的库房中他看见一双紫色的眼睛,是雷狮。
  埃米把指尖狠狠压着地面止住自己的颤抖,他究竟是有多大的“荣幸”才能被国际海盗团的老大亲自拿枪抵着脑袋,用的还是他自己的配枪。
  雷狮对他的恐惧很满意,他慢慢移动枪口,停在了埃米的琵琶骨后:“现在,告诉我,安迷修在哪?”
  他们的目标竟然是安迷修!他刚刚竟然还通知了他!该死的。埃米咬了咬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我、不、知……啊啊啊——!”
  剧痛瞬间瞬间击碎了埃米的防线,他惨叫着捂住自己的肩膀,弓起身子伏到了地上。大脑在这一刻已经无法思考,鲜血从他掌下蔓延出来,顷刻就染红了半边衣服。
  滴答滴答。透过指缝滴落的血珠在他剧烈的抽气声中砸在地上,在这个空寂的库房里格外显得清晰。埃米这会才体会到,刚才的疼痛都不算什么,雷狮这一枪从后面打穿了他的琵琶骨,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意志力竟然为有这么好,都这样了还没有晕过去。
  “你知道。”雷狮盯着他的表情,微微眯起眼睛,“你在后悔,后悔什么?让我猜猜。”他的目光一刻不离埃米的表情:“你方才的信息,是发给安迷修的。”
  埃米的瞳孔反射性地一缩,随即他意识到,完了。
  果然,雷狮大笑着垂下枪,好像看到了世界上最有意思的画面,他双手撑着膝盖,笑得快要站不住:“所以说我就一直没明白,警校为什么总是执力于培养不会说谎的废物。”
  埃米快要把自己牙都咬碎了,谁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因为人体的本能反应被抓住漏洞,他们又不在警部的特殊机关就职。真是糟糕透了。
  雷狮笑够了,埃米的枪在他指尖飞快地打转,温顺得就像被驯服的宠物,这份意外之喜让他心情很好,于是他决定发发善心,不让这个“学弟”这么痛苦。
  他重新瞄准了埃米的太阳穴:“既然如此,你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这不由你决定,恶党。”
  两颗子弹脱膛而出,雷狮迅速收手后撤半步,一枚子弹穿过了他前一刻手腕的位置,而另一枚子弹却是冲着卡米尔去的,逼得他不得不退离了艾比身边。两声枪响间几乎没有丝毫的间隔,只要再晚一秒,他们就会被击中。
  埃米趁机移动到艾比身边护住她,但是却无法更进一步,失血过多和单手的行动严重限制了他的动作,更何况,海盗团里还有一个人。
  “别乱动,乖孩子。”
  雷狮海盗团里最可怕的人,帕洛斯。
  埃米尽可能地把艾比藏在他身后,这个人是个疯子。他的残忍手段与他的欺诈师身份同样出名,埃米宁可面对雷狮的枪口都不要面对他的笑脸。
  雷狮却再没去管他们,他抬起手把枪口瞄向大门,对着来人笑了起来:“好久不见,安迷修。”
  安迷修的枪还冒着烟,只一眼他就看清了整个库房的情形。情况非常不利。艾比昏迷,埃米重伤,海盗团四人都在,而库房却仅有他身后这一个出口。
  这是个死局。
  安迷修死死盯着雷狮,左手却突然横向一指,他看也不看,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切。”佩利近身的企图落空,为了躲过这一枪他翻身跳上集装箱,安迷修的枪依旧遥遥指向他,佩利弓起身子蹲在集装箱上,整个人如同蓄势待发的猎豹,下一秒就要再次冲过去。
  “佩利回来。”
  雷狮的声音毫无征兆地出现,佩利一步急刹差点倒栽下来,“啊?不打吗老大?”
  他话音未落,只听到一声枪响,却看见雷狮人已经冲了上去。佩利挠了挠头跳下集装箱,回到帕洛斯和卡米尔身边:“原来是老大想打啊,怎么不早说?”没有一个人理他。
  雷狮一边扣动扳机一边欺身上前,安迷修的双枪毫不留情地对准了他,但是雷狮的子弹同样对他造成了威胁,安迷修随即往右旋身闪避。
  两人的子弹都落了空,安迷修正待调整位置,雷狮的速度却奇快,趁着他方才躲闪的间隙已经冲到了他跟前。
  急冲和骤停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安迷修知道雷狮对力量的掌控一向很好,但是显然这三年里他又进步了不少,硬质的军靴朝着他的脑袋带着破空声横扫了过来,安迷修折下腰躲过这一击,顺势一个后空翻再次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短暂的交锋突然陷入对峙状态,显然,两人都发现在对方身上占不到便宜。
  “你变强了,雷狮。”安迷修隐约记起他们曾经也这样过过招,只不过那会可不是这般招招置人于死地的狠手。
  “你也不赖,安迷修,我还以为警部办公室这三年把你坐废了。”雷狮抬手抹去脸上被子弹擦出的血痕,张扬地勾着嘴角,“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安迷修微微皱眉,雷狮看向他的眼神让他无端产生了一种危机感,那是如同野兽盯上猎物的眼神,带着强烈的吞噬欲望。
  “我不需要你对我满意。”安迷修不自觉地开始与雷狮争锋相对,似乎他的宽厚总是容易在雷狮面前无故失踪,而他自己却没有察觉,“我要逮捕你,雷狮,还有你的手下。”
  “噗。”雷狮一点面子也不给地笑出了声,捧着肚子笑到发抖,“哈哈哈那个小家伙果然是你带出来的,白痴骑士。”
  雷狮摊开手,安迷修瞳孔猛的一缩。雷狮现在破绽百出,可是他不敢轻举妄动,他对雷狮的狡猾忌惮颇深,比起去信雷狮的狂妄大意,他更愿意相信其中存在陷阱。而雷狮却料准了安迷修的反应,他肆无忌惮到甚至抛开了枪,就这样向安迷修走去:“你拿什么逮捕我们,单枪匹马的安警官?”
  一个弹孔出现在雷狮脚前的地面上,他停下脚步,眼睛却一刻不离地望着安迷修。月轮已经升到高空,雷狮现在就处于安迷修方才进来的位置,而安迷修却因为雷狮的近身退进了库房内。
  现在雷狮站在月光下,而安迷修身处黑暗中。
  在那双紫色的眼睛里,安迷修恍惚看见了流光,分明是最美丽的水晶,对他而言却是世间最危险的颜色。
  从在警校开始,和雷狮的干架就以他输为多,雷狮天生的体格和雷王集团从小培养出来的底子都强于他,这种先决优势是令安迷修最无可奈何的。而现在,情况显然对他更不利了。
  安迷修握紧了双枪。
  在他手指搭上扳机的那一刻,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压抑的痛哼。安迷修瞬间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而他更清楚这时候才更不能分神。
  只是人的本能会让视线追逐突如其来的声源,安迷修本一直紧盯雷狮的视线终于出现了短暂到可以忽略不计的转移,然而对一直没有移开视线的雷狮而言,只要这一个瞬间就够了。
  近身,夺枪,锁喉,钳制。
  一连串的动作都不过一息,两人在三年间拉开的战斗经验上的差距,在这一刻被无限放大。在安迷修扭转回视线的同时,他已经被雷狮彻底压制住了。
  后背狠狠地撞上集装箱,后脑勺磕在金属铁皮上让安迷修眼前一黑,随后就变成了扭曲的彩色,他用力眨了两下眼睛,才勉强接收到眼前的画面。
  他面前是雷狮,他们离得很近,只是他现在这个姿势有些糟糕。
  双手被禁锢在身后死死压在集装箱上,雷狮的一只胳膊还横在他咽喉上,他用的力道不小,安迷修感受到了压迫的窒息和疼痛,咳嗽的冲动让他整个人都有些痉挛。
  雷狮在这时候松开了他喉咙上的桎梏,安迷修随即弯下腰咳了个天昏地暗。若说在警校那会两人还是伯仲之间,现在的雷狮却已经在一些方面明显优于安迷修了。
  雷狮就这样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他整个人挤在安迷修两腿间,以一种侵略的姿态贴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得安迷修在抬头时,额头差点擦过雷狮嘴唇。
  安迷修觉得非常不舒服,但是现在他的枪被夺,手腕被擒,所有的行动能力都被雷狮剥夺,败者的现实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反抗雷狮的行为。
  “你没学过求饶吧,安迷修。”
  雷狮的吐息近在咫尺,安迷修抿紧唇选择沉默。喉咙还在隐隐作痛,尽管雷狮方才没用死力,但嗓子依旧是受伤了。
  他不开口,连一点示弱也不愿意给。倔强又强硬,毫无被制者的自觉。
  于是雷狮笑起来,抓住安迷修的下巴强迫他抬起脸,望进那双因为咳嗽微微泛起水光的浅绿色眸子:“没关系,我会教你的。”
  雷狮俯身吻了下去。


——TBC——


场外:
围观群众表示看了一场非常精彩的动♂作♂片,内心有三个字母叫做mmp。
好汉,干了这碗毒狗粮。
雷总说他不知道温柔这两个字怎么写,反正就是干,先干架再干架(不

【谢谢支持!看到评论和爱心推荐超级开心!不过国庆有事没法更这么勤了,大家好好玩】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