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砂海

尽可能的磨炼文笔中,叫我砂子就好
凹凸杂食党,有粮就是爹
唯一不吃:安雷
(不是黑,单纯不吃而已)

【雷安】塞壬的迷途(3)

#伪·警匪文(不要在意时代背景)
#主雷安,稍瑞金(这章有)注意避雷



3.『欺骗与相信都是人的本能,怀疑的肌理构建在伤害之上,在那以前,你就是羔羊。』

  钟表已经转过了下班的时间点,在暗沉的夜色席卷整座城市前,天际的橙红先一步占领了天空。
  一道霞光的尾巴尖从没有完全闭合的遮光帘下钻进来,熨帖地伏在安迷修胳膊上,随着时间慢慢移上他眼角。
  安迷修的眼睛被阳光刺激了一下,这才注意到今天的夕阳似乎格外耀眼。在关闭和打开之间犹豫了一下,他有些无法控制地将指尖移到了开启的按钮上——美丽的事物总是让人难以拒绝。
  升起遮光帘的过程就像是倾倒一杯暖色的琼浆,仿佛世间所有的美好和祝福都融入其中,流淌到房间里每一个角落。安迷修靠着窗静静站着,半晌,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在中枢很少能见到晚霞,温暖的色彩铺满了城市里每一座高厦楼宇,柔和了每一个冷硬的金属轮廓。他望见不少路人都选择了停下脚步拿出随身相机,这些被定格的美景会附上人们由衷的赞美,通过星网,在瞬间就能抵达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所有人都将主动或被迫地分享自己所见所在,一如他们无意识且不可抗拒地将自己的信息毫无保留地泄露了出去。
  这个世界没有秘密。
  坐上代理警长的位置后安迷修更加确信这一点,但也正因如此,他对眼下的情况生出了隐隐的不安。
  两天来,安迷修第一次找回他本应有的思维能力,一旦大脑抛开那些已成为回忆的无用情绪,冷静的分析让他很容易就发现了其中存在的问题。
  雷狮海盗团这个名号真正响彻佣兵界是在一年前,可是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他没有接收到一丝一毫有关于海盗团的消息,就连雷狮这个名字都没有在任何文件中出现过。
  不合理的现象背后必然隐藏着合理的干预。
  不论是基于怎样的考量,只要他还是代理警长一天,他就是中枢警部的最高长官,即使是在凹凸星巢中支撑中枢系统运行的“七神使”,也不可能毫无理由地插手警部的工作。警部自成一体的情报机制和最高级别的防御系统完美地阻隔了一切外来者的窥探,警员只会听从他们长官的命令,警长在警部代表了一切权力。
  这是一个近乎完全封闭的伊甸园,因此它只能从内部开始腐烂。
  在警部内,有人不想让他知道雷狮还活着。
  送到他手上的每一份文件必然经过了严密的筛选和修改,确保他绝不可能从中推测出有关于雷狮等人的任何消息,并且将警部内所有流程上的人员都安排地毫无破绽,甚至安迷修都可以猜到,哪怕他现在去问,这些人也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提交的报告被修改过。一层层的渗透,一点点的抹除,到了他这里就变成了一份早被人拟定好的,想让他看见的报告。
  安迷修从心底里生出一股刺骨的寒气,他无意识地抓紧了胳膊,为这样通天的手段感到心惊。而更让他恐惧的是,他知道这个人是谁。
  实际掌握着警部所有资源的控制权,在警部的威信远在安迷修之上,并且服从他的命令是所有警员的原则。
  ——丹尼尔。只有他能做到这一切。
  
  咔嚓。
  埃米赶在晚霞褪去前拍了张照片,警部人员专属的相机发出滴的一声轻响,这张照片被永久性地锁在了这个机械中,只有连接上内部网络时才会解锁,埃米对此表示遗憾。
  然而更遗憾的是,他在他老姐心中的地位还不如一杯奶茶:“老姐等等我啊!”
  “不等!苦瓜奶茶今天限购!”
  “……”埃米在这个月的第二十天,第十一次由衷地希望正常人类的味蕾能够被温柔对待。
  “哇哦,有人在拍我们,要不要拦下他?”
  “你不露这个头就不会被拍,现在发生冲突不是好的选择……是中枢警部的器械,没办法入侵。但我认为他没有看见我们,只是巧合。”
  “总有些巧合是要付出代价的,去会会这两个小家伙。”
  声音很快被吹散在风里,夕阳的尾巴扫过大厦顶层,这里空无一人。

  安迷修敲下执行函最后一个句号的时候,屏幕下方的时刻已经到了名副其实的夜宵时分,他解放了背部紧绷的肌肉靠上柔软的椅背。
  桌上是散乱的纸质文件和档案,三个虚拟屏幕并排陈列在面前,每一个上面都缩放着三四个界面,密密麻麻全是编码——用管理权限还原被销毁档案的尝试,预料之中的失败了。
  丹尼尔的所作所为只能算作是意外发现,况且他并没有证据证明他推断的一定是正确的,甚至他还想过,是不是正因为丹尼尔知道雷狮在做什么,才不想让他知道。
  他们已经过了意气用事的年纪了,秉持骑士道的怜悯让安迷修在情况不明的境地下更愿意选择相信,而不是怀疑。
  相比起丹尼尔,雷狮海盗团的通缉令才是眼下的关键,而在细致地整理过后安迷修就发现,雷狮他们资料的空缺绝不仅仅是没有毕业那么简单:有人把他们进入警校以后的资料全部销毁了。从档案记录到源编码甚至是浏览痕迹,无一幸存。
  有能力做到这件事的人不多,但也并非罕见,在进入警部以前,学生的档案并没有太多的加密保护措施,警校的淘汰制度决定了不是每一位学生都能作为警界新人毕业,无法合格的、主动申请的,都能转入警校下属的普通高校,作为普通的学生毕业,进入社会。
  这一制度成为了有心者极佳的交易筹码,换人员、换信息、换档案,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特权,打着最大限度利用资源的名号横加干预是每一位权力者的本能。
  当时雷狮他们都没有毕业,有人要对他们警校的档案动手脚实在是太容易了,相反,彻底地清除所有痕迹倒显得更加具有技术性。但是安迷修知道,不论是丹尼尔,还是雷王集团的技术人员,抑或是跟在雷狮身边的卡米尔,再有那些专门和情报打交道的生意人,都能做到。
  不知道这背后又是谁的手笔,安迷修揉了揉眉心,丹尼尔、雷王集团、雷狮,都有潜在的嫌疑,这境地就如同四面楚歌一样着实让他头疼。
  但安迷修知道,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既然这张通缉令跳过了丹尼尔,直接由“七神使”向警部下达,就说明雷狮他们已经具有了能够威胁到中枢的实力,或者——他们的下一个目的地,就是中枢,甚至可能已经进入了中枢。
  时刻又跳了一位数,安迷修起身活动活动手腕,拿上椅背上的外套搭在胳膊上准备下班。
  他要去找一个人。
  不论是还原数据亦或是弄清楚背后的人,有些事情在警部内凭他一人无法达成,那不如去尝试一下别的方法。
  规矩都是死的,但中枢系统没有阻止人与人之间正常的沟通,不是吗?
  这还是雷狮在警校时候说过的话。
  
  “我拒绝。”
  凯莉环抱着一个大型毛绒熊缩在转椅上,可爱的造型让她看上去起码小了三岁,就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
  但是这姑娘口中说出的话却仿佛是个沉浸世故的奸商:“请人办事是要付报酬的,打白工这种不利于经济发展的恶行不能纵容。”
  “我已经付过报酬了。”安迷修皱眉,“这一次我还能支取一个情报。”
  他们之前的交易是凯莉提出的,她请求安迷修帮她查一块石板在警部的记录,不用告诉她具体流向,只需要告诉她是否曾在警部归档。
  这个要求很怪异,但是凯莉给出的条件很丰厚,安迷修仅仅只需要查看一件事物的留存记录就可以获取两个情报,况且这也不违背他的原则,但以安迷修和她打过交道的经验看来,这显然不符合凯莉精明到抠门的性子。
  “这个信息对我来说很重要,但是我拿不到。”凯莉这么和他解释,“感谢你警部人员的身份吧,安警官。”
  交易永远不可能是公平的,各方握在手中的筹码的价值不取决于他们自己,而在于对方。安迷修仅有一次的被雷狮拖进赌场的经历告诉他,凯莉这个赌徒心理没有任何问题,她踩中了安迷修接受的底线。
  情报贩子的信用是得到业界保证的,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凯莉现在反悔了。
  “不不不,我不是指这个。”凯莉带着椅子转了个圈,半张脸藏在熊耳朵后面,她思考了一下,非常耐心地给安迷修算账,“你也说了,你还可以支取一个情报,但是还原数据这个要求不属于情报的业务范围,这是额外服务,费用另算。”
  安迷修被这般正大光明的敲诈勒索惊呆了,他实在是不好意思用无耻来形容一个美丽的小姐,但是凯莉现在在他眼里根本就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奸商!
  让一个一身正气的好警官露出这样错愕受伤的表情实在是非常容易令人产生愧疚感,凯莉都说不出逐客的话了,她抱着毛绒熊跳下椅子,打算进里屋避难。
  “安迷修先生?”
  听到这个声音从大门处响起,凯莉僵硬了,身为情报贩子的直觉告诉她,似乎要坏事。
  “金?”安迷修脸上的表情从错愕换成了惊喜,“我以为你已经离开了。”
  这个孩子是在他执行一次外勤的时候遇见的,明明身无分文饿得前胸贴后背,还是把最后一点米饭分给了受伤的流浪猫。安迷修将那只猫带去了兽医院,金就跟在他身后,在消毒清理包扎完后,金抱着猫对他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后来安迷修得知金在找他的姐姐,说实在的,安迷修总担心金这么没头没脑地上路要出事,于是他推荐了星月屋,临走前他还给了金一个建议:这家店非常缺人,金,我看你身手不错,不如去试试能不能让店长留下你。
  不过安迷修对此报的希望也不大,凯莉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会做亏本生意的人,时隔半年,没想到金还真的留下来了。
  “嘿嘿,本来是打算走的,但是凯莉说我反正也没地方去,不如留下来大家可以一起帮忙。”
  “……”安迷修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这话听起来没有丝毫漏洞,但是一想到说这话的人是凯莉,他就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对。
  安迷修正打算回头看看凯莉现在是什么表情,却突然注意到金的身后还有一个人。若非是金拉着那人进来,安迷修还没有发现他。
  这个人刚迈过门口一步,安迷修的手下意识摸上了腰间,碰到冰凉的枪把的瞬间他才反应过来,压下了拔枪的冲动。
  安迷修注意到那人看了他一眼,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站到了金的身前,他感受了一丝戒备的气息——这也是为什么他本能地去摸枪,这个人对他有敌意。
  尽管两人的方向是面对面,但是那人的脸恰好被酒柜投下的阴影挡住,安迷修没能捕捉到他的样貌。
  但是他知道这人是干什么的了。
  “格瑞,这是安迷修先生,我以前刚到这来的时候身上没钱还饿肚子,是他帮了我,安先生是好人哦,他还救了一只小猫,就是今天我带你去看的那只。”金兴奋地拉着这人介绍安迷修,而后又转向了安迷修,“安先生,这是格瑞。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格瑞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有时候好像不理人的,但是他超厉害的!而且格瑞也是很好的人!”
  真名是格瑞吗,只是不知是哪号人物。安迷修随着金的介绍点了点头,把手从腰间移开放到了桌面上,既然是和金一起长大的人,那应当不会对金有威胁。
  格瑞听到金说安迷修帮过他后就收了敌意,他对安迷修主动的示好表示领情,退后一步到金身后,面容也终于显露在灯光下。
  意外的年轻啊。安迷修心想,这样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
  安迷修还在揣摩格瑞的目的,金却突然凑到他跟前打断了他的思考:“安先生是来找凯莉的吗?”
  “啊?”安迷修被金的突然凑近吓了一跳,看到他被那个叫格瑞的少年拎着后衣领扯开距离后,安迷修下意识点了点头。
  “可是凯莉好像不在啊……”金探头看了看,很是困惑。
  嗯?她明明……安迷修回过身,空荡荡的屋子除了刚进来的金和格瑞,只有他一个人……
  安迷修:“……”跑得比兔子还快。
  嗡嗡。
  通讯器的信息声及时拯救了陷入诡异静默的氛围,安迷修打开看了一眼,突然一怔,随即夺门而出,连他奉为行事理念的礼仪都不顾了。
  “咦?安先生这是怎么了?”金看起来比刚才更加困惑了,他看向格瑞,格瑞摇了摇头。
  凯莉从二楼的楼梯口探出头:“安迷修走了?”
  “凯莉!”金惊喜地叫道,“原来你在啊,刚才安先生找你。”
  “啊我知道,明天我会去找他的。我让你买的东西买了吗?”
  “当然!我金办事肯定靠谱,放心好了!对了对了,我还给紫堂买了个游戏机,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玩了!紫堂呢?”
  “他在楼上。”
  转移金的注意力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凯莉从楼上走下来,怀里还抱着毛绒熊,她看着金三两步蹦哒上了楼,叫住了要跟上去的格瑞。
  “你看到了吧。”
  凯莉的声音闷在布偶后压低了透出来,格瑞停下脚步:“那又怎样。”他连一个眼神都欠奉,径直往楼上走去。
  “你觉得我在欺骗金。”凯莉的声音在他身后低低地传了过来,格瑞在楼梯上停下,终于看向了她,“那么你呢?杀手先生。”
  长久的沉默凝固在这个空间,格瑞哼了一声,身影没入拐角:“与你无关。”
  金的闹腾声隔着房门都放肆地传了出来,格瑞停在门口,他是看到了,在安迷修冲出去的瞬间,他捕捉到被翻开的屏幕上有四个字母——leis,来信人埃米。
  雷狮已经进入了中枢,安迷修也收到了对雷狮的通缉令,两人——甚至是海盗团与警部间的冲突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而凯莉对这两人情报的跟进太过于热切,事出反常即为妖,尽管无法确定她要做什么,但是他不会给凯莉机会把金卷入这场麻烦的。
  如果阻止不了,那就把金带走吧。格瑞想到了不用杀人的法子,没有再去找金,转身回了自己屋子。
  星月状的刀刃在凯莉指间转了一圈,嗖的一声钉在了靶子上。真当我在‘七神使’眼皮子底下收留金不担风险的吗,亏本的买卖本小姐才不做。凯莉一撩头发,噔噔噔就上楼了。
  “金!紫堂!你们几岁了玩个电子游戏还像拆房子一样!邻居再过来投诉你们自己去解决!”
  反正,管你格瑞怎么想,只要金还把我当朋友,他就无法拒绝我的请求,而你格瑞既然放不下金,那就乖乖为我所用好了。



——TBC——

忏悔中:写了三章雷安两人都还没有见面是不是只有我了……其实本来打算让雷总出场刷刷存在感的……但是5000字了……下一章吧……

下一章雷总和安迷修终于可以见面了!【仿佛是王母给他们划了道银河【x

这章打瑞金tag,其实他们也有故事,但在这文里不会写,如果构思好的话可能会另开。

【非常感谢你们的喜欢和评论,给了我很大的动力,我会尽力把这个故事表现好的,谢谢】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