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砂海

尽可能的磨炼文笔中,叫我砂子就好
凹凸杂食党,有粮就是爹
唯一不吃:安雷
(不是黑,单纯不吃而已)

【雷安】塞壬的迷途(2)

#伪·警匪文(具体来说是佣兵雷×警官安,后期可能会变)
#不明paro,不明世界观,草稿流文笔,慎入
#避雷注意:主雷安,捎带瑞金


2.『无果的争执在象牙塔里烟消云散,铁与血的战火在人间蓄势待发。』

  埃米刚从安迷修办公室里出来,就被人一把拉到角落里了,他眨巴眨巴眼,语气丧得宛如呆毛被压平了:“老姐,你改行当特务了?”
  “嘘——!”艾比紧张地探出身子看了看已经自动合上的门,缩回来怒视她弟弟。
  埃米看着他老姐一副要吃人的表情,把那句“你的嘘声比我声音都大”的话吞回了肚子。
  “队长还在看那张通缉令?”艾比问。
  “是的,不仅在看,而且还复印了一份每个人的大头照贴在案板上,就跟分析案情的架势一样。”也和征婚的架势一样,埃米说完忍了忍,没忍住,“姐,你也可以进去看啊,为什么一定要我去?”
  “废话!你没看见队长这两天心情明显不好吗,这霉头我才不去触。”
  埃米:“……所以你就让你可爱乖巧的弟弟去?姐弟情呢?!”
  “你不懂。”艾比用一种堪称怜爱的表情看着埃米,“你这叫先锋,我这是智囊,各有各的作用。”
  “哦……那么姐,你从先锋冒死拿回来的消息里分析出什么有用的信息了吗?”
  “当然!”艾比一叉腰,很是自豪,“那里面肯定有队长喜欢的人!”
  “…………哈?”
  安迷修觉得自己额头一跳一跳的,他轻手轻脚地打开门,站定:“艾比,埃米,你们在讨论什么有趣的事情?”
  什么叫作鸟兽散安迷修从这两姐弟身上算是见识到了,他叹了口气,无奈地笑起来摇了摇头,艾比和埃米这俩姐弟堪称警部一对活宝,每次插科打诨上班八卦总有他们,但即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执行能力超过了绝大部分的警校毕业生。然而,警部需要的远不只有执行力,在第二次见到艾比在走廊上因为埃米的工作报告被毁而和人争吵后,安迷修就把他们调到了自己队里。
  他经历过这些,所以更加清楚这样的心理落差能逼得人摧毁自己的所有梦想,过去是丹尼尔拉了他一把,现在轮到他了。只希望自己这个决定,最后不会害了他们。
  安迷修死死地用指节压住眉心,把翻涌上来的回忆压回去,转了个方向往洗手间走去。
  不能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中来,安迷修想。上级已经同意了他的请令,雷狮海盗团的事,就由他全权负责。
  我会抓到你的,雷狮。
  安迷修凛起神色,似乎已经回归了最佳的工作状态,然而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拐角,探出了两根呆毛。
  “走了?”
  “走了。”
  艾比靠着墙根溜到地上,拍了拍胸口庆祝存活:“队长刚才那个表情简直太可怕了,我进警部以来就没见他笑的这么渗人的。”她搓了搓胳膊,现在想来依旧后怕。
  “你怎么了,吓傻了?”艾比注意到埃米好一会没了声音,抬头瞅了瞅他,就见他摸着下巴沉思。
  埃米歪着脑袋一脸费解:“老姐,你有没有觉得雷狮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不就是通缉令上的名字?”
  “不是,我应该还在别的地方听到过这个名字。”埃米开始掰手指,“警部里肯定没有这个人,追查过的犯人里也没有,档案室里也没有留档……”
  “不是进警部后那就是之前喽,可是之前在警校——啊!”两声惊呼同时响起,艾比和埃米对视一眼,显然,两人都想到了。
  “不会吧……”埃米瞪大眼睛,刚才安迷修没吓到他,他现在被自己的想法吓着了,“那岂不是说,队长是国际通缉犯的学长?”
  “还是我们的学长。”艾比无情地补充道。
  埃米打了个哆嗦,难怪他觉得雷狮这个名字耳熟,虽然他和艾比进学校那会雷狮已经是大四的毕业生,但是雷狮的恶名实在是太有威慑力,几乎成了所有学长们告诫新生的第一条禁令——千万别惹雷狮。
  “可是……”埃米犹豫了一下,他对自己的记忆力还是有些信心的,警校出来的人必定会分入各地的警署,而他们的档案最终会归到警部,他过去为了调查案件时浏览过上几届警校毕业生的档案,就连安迷修的档案他都翻到了,但是……
  “为什么警部的档案里没有雷狮?”

  因为雷狮根本就没有毕业。
  安迷修比任何人清楚地记得这个日期,5月13日,雷狮毕业前一个月。
  一场爆炸发生在安迷修的家里,他从警部下班回来的时候只看见消防的水柱和玻璃钢筋的碎片,浓烟和大火从破碎的楼层中争先恐后地挤出来,他听不到警笛的声音、人声的喧哗,却听见了火舌舔舐过每一寸空间的爆裂声。
  今天是他的生日。雷狮说要来。
  安迷修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拨出去的号码,无人接听的忙音,陌生的声音——你是谁?雷狮老大去别人家了。
  雷狮……他的通讯器摔在地上,他跪下来,把脸长久地埋在手中,流不出一滴眼泪。
  后来他参加了雷狮的葬礼,在祭堂外。雷王集团并没有为他们继承人的葬礼大操大办,没了一个,还有其他人,他们从来不会去管死因,死了,就是输了,就没有价值了。
  这些都是雷狮告诉他的,但他从来都想不到,人心真的能冷成这幅铁石模样,只是看着就让人从心底里止不住的寒颤。
  雷狮的死就这样被轻轻揭过,轻巧得好似没有这个人来过,就连安迷修自己都觉得太过不真实——雷狮还在某个地方放肆地活着,这样的错觉跗骨不去。
  接着他发现卡米尔失踪了,佩利和帕洛斯也再没出现过,雷狮的交际圈小的可怜,安迷修都不用一个一个地去问——全都不见踪影。
  他并不是没有察觉到这股异样的违和感。
  安迷修把脸浸在冷水里,一点点吐出肺部的空气,窒息的感觉开始烧灼大脑,多日来焦躁的情绪却在逐渐平复。
  他又回到了那段生和死的界线都被模糊了的时间,在那仅有三天的住在临时安置房的日子里,安迷修没有清醒过,一切与雷狮有关的人和事从他灌满酒精的血液里流过,在脑海中搅成一团浆糊,从眼睛里看见的世界开始分崩离析。
  他记得他们争吵,打架,身体还记得疼痛,咆哮还响在耳边,他们曾经水火不容——这不可能有错。但是他们也在一起吃饭,雷狮和家里闹翻的时候他们住在他家半个月,他们去看过中枢广场的魔术晚会,尝过那家卡米尔推荐的甜的腻死人的甜品店——这也不可能有错。
  三天后丹尼尔砸开了安置房的房门,从一堆易拉罐中拎出了一个醉鬼。
  看到丹尼尔的眼神时,安迷修突然清醒了。
  他怎么会去怀疑雷狮的存在,雷狮当然是存在过的。
  ——但是他死了。
  安迷修猛的从水中抬起脸,剧烈地喘息,肺部因窒息而泛起烧灼般的疼痛,他撑在洗手台上的手都在抖,指尖死死扣着台沿,用力得一片惨白。
  ——就像那时候时隔三天才哭出来的感觉一样难受。
  那时候丹尼尔说了什么?安迷修想起来,这位他敬仰的老师和长官什么都没说——是他自己没给丹尼尔机会,他借着丹尼尔的力气把自己扶起来,在他开口前对他笑了一下,说,我去洗个澡。
  把自己简单收拾了一下,他跟着丹尼尔回了原先的家,屋子本应在两天就修好了,只是事故涉及到中枢第一财团雷王集团的继承人,有些事情就麻烦了许多。
  再看到这间熟悉的屋子时,安迷修发现什么真实不真实都没有意义了——从现在开始,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后来他就搬家了。新的居所离警部稍远些,但是附近有个人工湖,他去那里走了一圈,和老人家们下了几盘棋,看小孩子们蹲在人工沙地上堆城堡。人工湖里种着荷花,乌龟在荷叶下伸出脑袋顶着叶片晒太阳,有个小男孩往水里扔了块石头,噗通一声。
  ——一切都平静了。
  第二天他就回警部报道了。日子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凭着卓越的学习工作能力和丹尼尔的有意提拔,他的晋升很快,从普通的警员到执行官也不过是两年的时间,而在一年前,丹尼尔接了上头的任命组成机动组外出执行任务,他毫无意外地成了代理警长。
  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得叫人羡慕。
  安迷修抹掉脸上的水珠,一个人通常情况下是察觉不到自己的变化的,他看着镜子里的人和三年前一般无二,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
  但是艾比的话提醒了他,他心情不好这件事,已经完全脱离了他对自己情绪的掌控。这个情况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它带来的陌生感甚至让他感到一丝恐惧,因为这意味着,在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不愿意察觉的时候,一些细枝末节的变化就已经产生了,甚至潜伏了三年之久,直到被某个特定的事物触发,轻易地就可以摧毁他建立的一切。
  安迷修回到办公室,重新拿起了那张通缉令,他的视线从这四个熟悉的面孔上一一扫过,最终还是停在了雷狮的照片上。
  从一开始安迷修就知道,雷狮的立场、观念、行为方式就和他截然相反,只是校园安逸的氛围和学生的身份冲淡了他们之间的冲突,仅仅停留于理论的争执不会阻隔两人之间相交,他们年轻气盛且精力充沛,几乎每一次的争执无果都会升级为近身格斗,再演变成毫无章法的翻滚扭打,卡米尔会看准时机把两人拉开,拉到食堂或者带去医务室。他们之间就连冷战都不会超过半日,通常是雷狮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揽着他的肩膀一道回宿舍,偶尔也会由他先来询问雷狮是否要和他一起回去。那个时候没有任何事物能阻止他们幻想未来,彼此坚定又坦然地认定自己是正确的,想象着总有一天要让对方承认自己的错误。
  可是谁都没能等到那个时候。
  ——有些情感还刚刚萌芽,就在破土以前被无情地碾碎了。
  安迷修比雷狮高了一届,他进入警部适应全新的工作的时候,雷狮刚刚开始面对毕业前夕的各项考试,他们很难再有机会争吵,就连交流都是件难事,安迷修甚至没有察觉到,随着雷狮毕业的临近,他和家族的矛盾冲突已经到了无法解决的地步——直到那次爆炸。
  从卡米尔留给他的信息中安迷修才第一次了解到,在最后这一年里,雷狮和家族之间的关系已经濒临决裂。雷王集团有人要雷狮死,在读出这个讯息后安迷修才彻底绝了希望。只是他没有想到,雷狮能从这样的境地下逃脱——他是见过雷狮的“尸体”的。
  这简直像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逃亡。
  所有人都被雷狮耍了,包括安迷修。尽管知道或许不对,可是安迷修依旧没来由的产生了一种遭到背叛的愤怒。
  可是雷狮不欠他的,他们本来就没有任何关系,甚至连朋友都不一定是。
  雷狮是罪犯,安迷修是警察,仅此而已。


——TBC——

讲些废话:
加了标题tag,方便连贯着看(真的有人看的话
更文慢,因为白天上课晚上刷题,只有躺床后才有时间写,经常写着写着就睡过去了……
尽量不坑,然而文笔就这幅德行了随意看看吧,每一个坑都是粮不够吃的产物,心里苦。
另外,第一章的小标题改了一下,有看过的好奇的可以翻回去看,不过不看也不影响就是了。

评论(2)

热度(25)